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绿茶咕哒】未能送出的情书

*一个提前一天的情人节贺文。

“给罗宾。”
藤丸立香郑重地在粉红色的信纸顶端用自己想象的出的最工整的字体写下这么一行字后,发觉写情书是比她想象中还要令人害羞的事情。
今天是二月十三日,“那个"节日的前一天。在少女以往的人生中这个节日从未有过比二月的普通一天更多的意义,但今年—她的人生发生重大转折被赋予了救世主使命的这一年—就连情人节三个字的意味也跟以往有了微妙的差别。
“从你来到迦勒底,我就一直有在在意你…”
不不不那大概是谎话。他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自己内心只想着这是个什么半吊子帅哥啊,虽然是帅哥但是也太没正经了吧,什么样的女孩子才会被这样的人骗到嘛。
结果自己现在被他骗到了。
立香用力拍拍发烫的脸颊,继续写了下去。
“你与我一同经历了无数场战斗,你的祈祷之弓替我挡下了众多危机,每当我心中感到不安时,抬头看到你在前方举起弓弩奋战的身姿与偶尔回头露出的可靠笑容,内心的不安就会烟消云散…”
什么啊这个……太让人害羞了吧。
虽然说大部分情况下是这样…但是战斗结束的时候一副泄着气说着打完架就快点回家吃饭啦的样子可是完全不能称作为帅气。虽然看上去也是那家伙有意为之…
还有,还有偶尔会勉强自己战斗的时候,觉得帮不上忙就拿无貌之王藏起来自己的时候,去英国的村庄执行任务的时候一个人蹲在村口抽着烟一动不动的时候,怎么可能让人放得下心啊。
真是,明明让我多操了这么多心啊—你。当然立香知道,这样的话肯定不能写在情书上。
但自己,究竟为什么会喜欢上他呢?这点,总是应该用真心话好好表达出来的。少女撑着下巴呆呆地望向空中思索着。无意间听到了身旁不远处窸窣声的她下意识地侧头望去,接着“呜哇”地小声惊叫了出来,把自己坐的椅子往反方向移动了二十厘米—
坐在休息室中长条书桌另一端的,正是似乎也没注意到御主在这里的罗宾汉。
当然,这下子他不可能注意不到了。金发的青年抬了抬眼,接着如出一辙般“咕”地惊叫了一声,手脚麻利地把手里写着什么的信纸折成四折塞进斗篷的口袋,干笑着冲御主摆手:
“……哟,大小姐,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房间一个人呆在这里?”
即使弓兵的身手足够麻利,少女还是不可能注意不到刚被他收了起来的信纸。于是她也把手肘压着的纸翻面向后推了推,稍稍凑近罗宾盯着他不自然地蜷缩着捏着水笔的手。
“罗宾你才是,这是在写什么呢?”
“跟……跟master没关系啦。”
罗宾的眼神游移到了空中,嘴角仍旧挂着僵硬的笑容结结巴巴地这么说。他想从怀中掏出烟盒来缓解这尴尬的局面,转念一想前几天少女刚下了室内抽烟禁止的命令,于是放下手揣进了口袋里—信纸的触感再次提醒了他自己这绝体绝命的处境,想要写的情书刚写了个开头,本预定要写给的对象就一脸坏笑盯着自己问自己在写什么,这真是说实话也不是不说实话也不是…可千万别误会什么啊,大小姐。
“即使只是一个弱小的弓兵,我今后也想要以自己的方式守护master。”
还刚写下这么句让人脸红的话…罗宾恨不得当场展开自己某个能隐去身形的宝具再找个地缝钻进去。
…虽然在那之后他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好,不过结尾已经预定好了就是。身为不属于此世的英灵,恋上此世的人类—御主本是不符常规也不应当让对方知道的事情,他甚至准备写完情书就找个没人看到的地方把自己的思念烧成一缕青烟来祭奠这没可能实现的恋爱,如果没有现在这档子事情的话。
说到底自己又是为什么会喜欢上御主?她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身为御主也远称不上优秀,甚至经常会在战斗时手忙脚乱,到了新的特异点常常满脸迷茫不知如何是好。—御主也没有任何理由对自己怀有什么感情。因为特殊的身份,她除了他还拥有许多比他优秀的多的英灵,他们是历史上的伟大人物,是皇帝,是英雄,甚至是天神,而他,他只是舍伍德的一个小小的德鲁伊,抱持着幼稚的理想还年纪轻轻就陨命于森林。
罗宾叹气,他藏在口袋里的手捏紧了信纸的一角。
立香注意到了罗宾表情些微的变化,那以往总带着轻佻笑意的翠色眸子如今盛着深不见底的失落,还有自卑—
立香明白那种感受,因此她能够敏感的察觉出弓兵没正经外表下自卑而敏感的心。她毕竟也本来只是所有御主中资质最为平平的,甚至无法被选为首发队员。刚刚被赋予拯救世界使命的那时,她也每天每天都在怀疑自己,就是在这时,罗宾来到了她的身边。
她这才意识到不仅仅人类会如此怀疑自己,身为如此伟大存在的英灵也会—刚来到迦勒底的弓兵对于参加战斗的积极性甚至比起现在还低得多。他总是一脸灰暗地说着讨厌这种身边都是英灵的地方,自己反问起他“你不也是英灵”时他便会连连摆手。
后来呢?后来,他改变了许多。改变的过程远远不是一句话能讲清楚的。
但此时立香又在罗宾的脸上读到了那许久不见的情绪,她担心地轻声问道:
“……不愿说写的是什么也无所谓啦,罗宾你今晚是怎么了?看上去有些奇怪啊。”
“没什么。就是在想啊,说起来我跟master一起作战也很久了,想不到master你还真是信任我啊,把这样的我一直带在身边。”
……又来了。
刚被召唤来时他就常提出这个问题。她于是会反问回去“这样的我又是怎么当上master的呢”,于是他便语塞,二人接着相视而笑。既然都是半吊子那就还是请多指教咯,她会故作轻松的笑着这么说,接着他便用力拍上她的肩膀让她面向前方,说好好加油呀小丫头,你要面对的使命我虽然没法理解,不过那肯定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十分重要的事情。立香开始时还真的以为他对这重要性没有概念,直到他在面对危险时舍身将少女扑到一旁,整个下半身被爆炸的冲击波搞得破破烂烂,瞬间就消逝之后,她才在那个瞬间他的眼神里读懂了他对“使命”的重视程度。
—如果她不是自作多情的话,也包含着对她的重视程度。
“我说啊。连资质这么差的我—”
立香拍拍胸口。
“都走到了这一步喔,还是在罗宾的帮助下。这么多特异点的攻略都绝对少不了罗宾的帮忙,既然罗宾你清楚这点,又怎么还需要提这种问题呢?”
“那样的事情……那样的事情,换成别的英灵,或许能更轻松的做到吧。”
罗宾垂下眼神。
换成平日的他,大概会与少女调笑几句便一笔带过这个略显沉重的话题,但今天不一样,那封写了一半的信仿佛打开了弓兵心中的某个开关。于是场面沉默了片刻。
“……笨—蛋!”
接着他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砸在他的胸前。低头一望,是少女用力地拿拳头捶着他的胸口,罗宾愣在原地,斗篷被少女扑过来所带起的风吹起,口袋中的信纸理所当然般飘落在地上。少女本还想继续说什么,看到掉落的信纸下意识地拾起。罗宾的脸刷地红了,刚想抢过来就看到少女一眼也不瞧地把信纸放在了桌子上。
“……唔嗯,那个算是罗宾的隐私吧。我不会偷窥的。比起那个—罗宾你个笨蛋!仅仅是战斗的话当然谁都能做到啦,可能还会做得比你好—”
“—所以说—”
“但是,只有罗宾才能做到,跟我一起成长啊!”
罗宾哑然。那算什么任性过头的借口。更让人头痛的是,他竟然一时找不出言辞来反驳。
少女在那个瞬间,也意识到了自己喜欢上弓兵的理由。
“一开始无论是我还是你都没办法相信自己,没办法轻松的面对战斗,但是在这么长的旅途中一直把你带在身边的我,不知不觉地,在对战斗越来越熟悉的同时,也…越来越信任你了,变得不带上你就没法安心了。”
方才还气势满满的少女说到最后红着脸垂下了头,小声继续说了下去:
“你也是吧……!最开始还在觉着自己帮不上忙,但是也变得对战斗越来越游刃有余了。大家都在说,那个罗宾汉比想象中还要厉害呀,你也开始敢于主动去接任务,主动去保护别人了,不是那样吗……!我都记得喔,从特异点F的时候面对着断壁残垣不知所措,到在卡美洛即便一人面对成群的肃正骑士也不会像之前那样丧气的说着打不过啊master我们撤退吧—那就是罗宾你啊!越来越勇敢,越来越强大的,我的……我的骑士。”
是这样啊。原来少女……重视他到了这个地步。
罗宾伸手轻轻抚摸少女乱糟糟的橙色头发。俯下身在她耳边拿气声说:
“master这一路的成长,我也都看在眼里,你已经是独当一面的master了呢,小丫头。”
所以,所以我才会这么喜欢你。
少女抬起湿润的双眸,紧紧盯着自己的弓兵,露出了带着无奈和欣慰的复杂笑容,与此同时眼角却渗出了泪珠,她以微微沙哑的声音开口说:
“我喜……”
话说到一半,她的唇被弓兵覆盖着茧的粗糙食指按住了。
“那种事情应该是由男生这边主动说的喔。我喜欢你,master。”
时钟指向了十二点。
未关紧的窗缝中吹进的风,把两封没能送出的情书吹到了桌子的同一侧。信纸末端以不同字迹写成的相同句式的两句话重合在了一起—

“我想,做master一个人的骑士。”
“我想,让罗宾成为我专属的骑士。”
他并非最强大的英灵,她并非最完美的御主。
但仅仅在守护对方的意志上,在共同作战的决心上,他们有着谁也不输的自信。
这是属于年轻御主和平凡弓兵的,独一无二的旅途。
—这是属于罗宾汉和藤丸立香的,最棒的情人节。

评论(1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