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然后码点更私货(。)的东西。

半决赛终于是结束了,我喜欢的队伍也被淘汰光了...呃虽然也是意料之中吧。
姬松走的很漂亮。讲真三回战的剧情让我对姬松的好感度涨了不是一点半点...之前还只是纯粹的喜欢主将军师,现在开始对这个队伍有了好感...感觉小林塑造姬松的目的就像塑造小末原的目的一样,写出一支除了先锋的不稳定爆发漫以外全员无能力(...主将咱先暂且算无能力)的队伍,能走到三回战,能有确实的成长,真的是很励志。
有珠山。我说点啥呢,爽竟然负分我打死也没想到。但我还是很喜欢对于小林对于爽这个人物的刻画,性格也好背景也好能力也好,...先不提负分,先不提负分。有珠山本来就是来玩玩的这样也就差不多了...大家也都玩的很开心,毕竟是一个起点那么低的学校,她们的目的也仅仅是“造星”而非“全国冠军”。有珠山的故事更多的是让人纯粹的为这几个女孩子的单纯友情而打动,(...个人觉着宫守那个温馨度高一点,更接近'亲情'一般的存在,有珠山这样的是更加明朗感觉的'友情')还有就是五人真的都,超可爱。塑造已经很足够了,那么有珠山在此处退场也是...注定的吧。
即使如此山厨看着这个退场方式还是好憋屈呀(x
心疼小末原,心疼爽。

“凡人所能做到的事情”

好久没来lft,除个草。saki最新话观后感(。)完全是私货就不打tag了...算是脑洞接下来会有怎样的休息室剧情吧。

--
101700。
嘲讽般的分数。
二回战被魔物们玩弄于掌心毫无还手之力的自己以这样的分数毫无颜面地险险晋级,三回战打出了极限水平全场无铳的自己,以这样的分数,以这样与第二名100分的分差宣告败退。
失望吗?
末原恭子这么轻声问自己。
答案是也许有失望,但没有遗憾。
她目睹了有珠山那个嘴角总挂着悠闲笑意的赤发少女如何入手72000分又如何在一次次有意无意的点铳中败光了胜来的点数,目睹了她早已熟悉的清澄大将宫永在前半战的迷茫后如同二回战般绽放出了属于自己的岭上百合,更目睹了临海的格鲁吉亚小个子女孩压抑许久后连续三局浪潮般的和牌—如此把清澄送入了决赛,把她,送出了这个赛场。
就算是如此微妙的方式,如此毫无还手之力的结局,她也必须要接受—并且是平心静气地接受。
有什么不平心静气的理由?
面对着三个“非人类”,凡人末原恭子已经做的足够优秀了。狮子原全场封魔时基础雀力的碾压,超越魔物的成牌速度,她已经比二回战懵懵懂懂一味不信邪的向前冲结果点炮无数的那个“凡人”要成长了太多。尽管这样的成长并没有带来比起二回战更加令人满意的收场,但末原所做到的一切已经让全场目睹了这个凡人在被魔物逼到极限时所爆发的惊人力量。
—即便仅仅是一个凡人,她前进的身姿也散发着毫不逊于魔物的耀眼光芒。
......就算这么说,...就算这么说,姬松仍然是要退场了。
这也是自己在高中的最后一场比赛了。
“辛苦了。”

这么说着的末原离开了赛场,离开了这个记载着她的青春和成长的牌桌。
直到最后,她仍然保持着属于“军师”的那份从容和冷静—直到她看到爱宕洋榎站在她面前露出了属于“主将”的自在笑颜。
“做得很好了,恭子。”
她拍拍她的肩膀,那大概是没正经的,爱宕式的温柔。
“难过的话就不用硬撑啦。”
不觉间她就意识到泪水已然溢过了眼眶,还好这里是只有两个人的场合。如果这样子被小漫她们看到,恐怕自己的形象就要保不住了吧...之类的。
真是的,在这种时候,自己都在想些什么啊。
之前已经有重复过很多遍了,...没有后悔。
这样离开是自己能力范围内最好的结末。
“跟魔物间仍然有差距之类的,那种事情也没办法嘛。但是恭子就是恭子啊。跟那些魔物不一样的。”
倚着墙壁,爱宕淡淡地这么说道。
“'锻炼自身'的成果,我们都看到了。真的很厉害嘛,你。”
“...谢谢你,......洋榎。”
接过友人递来的纸巾拭干泪水,末原用力地勾起嘴角镇定下声音中仍带着的哭腔启齿。看到这样的末原,爱宕不由得失笑。
“终于肯叫我洋榎了呀,难得看到你这样嘛—”
“...那还不是因为你一直恭子恭子的叫。”
末原抱起双臂。
“看着吧,洋榎。我会在我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的。”
“嗯,很有志气呀,那我会看着哦。从今往后你还能把凡人的极限拓宽到什么程度—不过我可不认为你能超越我。”
“那算什么自大狂式的发言啊...”
“洋榎我可是主将来的!前种子校的主将,嗯,恭子你有什么不满吗?”
“...”

回归了正常运转的二人从赛场的大楼中走出时,阳光很好,仍是属于东京的通透夏日,一切就如同她们走入这里时一样的平静美丽。
—那么属于她们的故事,属于姬松高中的故事,还远不会在这里结束才对。

偶像大师灰姑娘女孩 24

岛村卯月的选择是前进。
这其实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因为你不知道前进的同时你是否可以看到些不一样的风景。卯月努力过迷茫过,努力所带给她的不是成果而是被甩在后面。这也是卯月的故事比起本家的阁下和72更加能带给我们代入感的原因,她就像那个尝试过然后失败的,平凡的我们。只是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在失败后选择认命选择放弃选择调侃“我不是那块料”,而卯月选择前进。
这也许跟她单纯的梦想有关,她仅仅是想成为一个偶像,无论如何都想继续做一个偶像。尽管她所经历的痛苦已经让她产生了无数次自己是否适合这个行业的自我怀疑,但卯月最初的梦想始终都在她心中没有动摇。她为了给那样的梦想一个交代,鼓起了勇气站上了曾经令她恐惧令她觉着遥不可及的舞台。她前话的“回到育成所”“重新努力”其实仅仅是逃避,仅仅是安于“努力”的现状而放弃了前进。但凛和未央去找她,把她的心里话逼了出来强迫她去面对自己的问题,p又把她带到了梦想启程的地方让她自己做出是否继续梦想的选择。卯月无法再逃避了,她明白那样的努力不过是谎言,继续强装出笑颜没有任何意义。p手中的手电筒所射出的光芒穿过尘埃撕裂了黑暗也在卯月迷茫的心中指出了一条道路,“你并不是一无所有,你的笑容是我们不可或缺的”、“你的光芒就在那里”。幸运的是卯月的确拥有那样的光芒,仅仅是被乌云遮蔽,因此她做出的选择也自然是完全正确。舞台上那个绽放最美笑容唱出s(mile)ing的岛村卯月,即使身上是那身普通的高中校服,即使仍然无法与自己的平凡这一特质挥手告别,却无疑是最闪耀的idol。是的,纵使平凡,卯月的笑容也无法被任何人取代。

flag

我想写うづりん、我想写みくりーな。
虽然在lof发imas同人肯定是没人看吧(。)不过还是好想写啊(。)
到目前为止的动画对うづりん的描写真的是有点残念...一开始的凛因为卯月的笑颜而做偶像,却在卯月迷茫失去笑颜之后只能站着跟着哭...这种时候才有了一直看上去那么成熟的凛其实年龄上比卯月还小的实感,毕竟是小女孩嘛。但是李衣菜的男友力就真的是....不说我还没注意到rina帅气扳肩膀安慰miku“我是自己想要跟你组合的就算不是rock也没关系,因为是组合所以要一起加油(大意)”之后,自己偷偷抹着眼泪跑到了洗手间...真是又帅又可爱啊rina......希望下一话凛也能好好担负起蓝组的使命(啥)拉卯月一把,不过就卯月这状况,要完全依靠伙伴把她拉上来是不太现实,还是要靠自己才行...毕竟灰姑娘的主题是笑颜跟自我的成长,而不是本家的团结,所以要再看到像本家的はるちは一样,相性好到爆随时都在放闪又能在低谷互相扶持的主角组恐怕是有点难了...
但我还是推うづりん啊,官方不发糖我也想自己造粮啊...(蹲

“约定”


*企蜂。设定有点儿奇怪。
*梗来自risou的Rue(sm26952104),文中摘录的歌词也都出自这曲。



--

晨。
企业烦躁的按下响个不停的闹铃,半支起身子习惯性的向着身边看去—空空如也。
那里本应该有谁在的...她用力揉揉太阳穴回想起那个有着耀眼金色长发的少女,换作平日这时候,那孩子应当还蜷缩在床上酣眠着。
—那是她的妹妹,...大黄蜂。
可是她不可能再看到这样熟悉的温馨一幕了,大黄蜂已经离开了她身边,—永远层面上的。

--
她们是舰娘,但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是舰娘。企业见到这个久别重逢的妹妹时对方还只是个自认为平凡的女高中生,直到她唤醒了大黄蜂的前世记忆帮她与自己的舰装磨合,大黄蜂才尚带些不情愿地去她所在的舰队报了道。
企业觉着这是她这辈子干过的最蠢的事情,没有之一。
她还记着在建造厂她一点点引导大黄蜂回忆起自己身为舰娘的灵魂跟那些尘封的往事时,对方带着些新奇又惊异的眼神。她大概想起来了空袭东京的辉煌也想起了那些个打的并不算太漂亮的海战,以及前世那有些不协和的结末。企业知道这一切,因此那时的她试图缓解气氛般说出了“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情啦”这种话。
...她的预料完全是错的,那样的事情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毕竟这是一样的战争年代,只不过曾经互相厮杀的IJN军舰如今变成了战友,敌人是一帮人外生物深海栖舰。
换句话说这样的战争也许会更残酷些才对,人外生物没那闲功夫去把对面的沉船捞起来改造成自己的船,就算改造了那也许还不如沉了好。
所以大黄蜂选择了后者。
前日的战斗中她不顾大破,无视了指挥官的指令贸然进击—那时企业并没有在她身边,甚至没能看上自己的妹妹最后一眼—然后她沉没了。或许是为了不为敌人留后路吧,她用了最凄美也是最残暴的方式被完全摧毁后离世,就连舰装的龙骨也在爆炸中分崩离析,没有一点能被救回的余地。
企业在演习场回来听到这样的消息,心脏在瞬间停跳了片刻,窒息般的痛苦攫住了她,她无法接受再次以这样自己所无法左右的方式失去自己最重要的妹妹。
明明前世那样的结末就足够让她无法接受,终于再度相见了,终于可以与她坦诚相待了,像梦一样的幸福时光那么短暂却也真实的存在过,企业试图去抓住去感受去夺回那样的幸福,那是她不可替代也无法忘记的妹妹。
所以,在这样下着蒙蒙细雨的清晨,在这样一个本该美好的一天的开端,她思考着自己是否可以改变些什么。
......能改变些什么的,也许只有奇迹吧。
那么拜托了,请给我看看奇迹是什么样子的。
双手合十,企业闭上眼无声地祈愿。
“要是能轮回重生...要是能将一切尽数遗忘。选择不与你相遇是否会好些?”
意外的,在这么想过之后,她听到了在自己耳边响起的某个声音。
“...如果你愿意的话,轮回是以舍弃记忆为代价的。”
“什...”
没想到超自然现象真的会发生,企业有些慌乱地尝试回应那个声音。与此同时,她似乎想起了些什么。
—但已经来不及了。刚刚恢复的些许记忆随着意识一起消失殆尽,她被卷进了时空的漩涡。

--
再度睁开眼时企业正在镇守府内无所事事地发呆。她愣了片刻想了下自己刚才的恍惚感是怎么回事,结论是大概昨晚跟那帮战列舰喝酒喝到太晚没睡好的缘故。
那么今天就用午睡补回来吧,她这么想。
接着指挥官那边就发来了接新舰娘来着任的命令,...结果又是自己干这样的麻烦活,午睡怕是睡不成了。企业伸个懒腰站起身,走到镇守府大门口。
面前的这个少女一身高中制服模样的水手服疑惑地四处张望,看来是个记忆还没恢复的孩子。企业挠挠头,上前去拍她的肩。
“你是...”
“他们说,我是航空母舰大黄蜂,让我来这里。”
金发的少女连自己的名字都拼的有些磕磕绊绊,企业听见这样的字母组合却愣了足足有三秒钟。
“...啊哈,好久不见啊妹妹。”
她干笑。比起与妹妹久别重逢的喜悦,她心中似乎还掺杂了些别的情感。那情感是什么她说不清楚,也不想去理会。
直感上来讲如果自己这时候想起来了些多余的事情会把事态搞得更糟,所以还是别想起来的好。她回过神,自然地拉起大黄蜂的手。
“走吧,我们先去建造厂,在那里我再给你详细解释。”
“建造厂?...好吧。还有你说你是我的姐姐?”
“所以说到了那里我再跟你解释啦。这事,...说来话长。”
要是说真心话的话企业并不太想让大黄蜂去回忆起她的前世,她不确定在有了那样的回忆后她们是否还能像普通姐妹一样愉快的相处。但回忆起那些也是成为一个完整的“舰娘”所必需的,相处之类的事情到那时候再说吧。
—现在的企业,有着不再让同样的惨剧再次上演的自信。

--
“...圣克鲁斯,...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回忆起那些东西看上去对大黄蜂来讲并不好受,企业安抚地拍拍她的背,低声说:
“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情啦。”
“...嗯。”
大黄蜂沉默片刻后点头,她随意地束起自己散落的金色长发,戴正了为她配发的帽子。企业看她正经的样子,微微笑起来。
“还挺有模有样的嘛。走,我带你去装备你的舰装。”
大黄蜂正打算跟上企业,却突然见她换上了严肃些的脸色回过头。
“还有就是,约好了不要乱来,好好活到这场战争结束哦。”
她并不明白自己的“姐姐”这是在玩哪一出—事实上企业也不明白。她只是遵循着自己本能般的想法说出了这样的话,话音刚落她也有些没有实感,这样大概会吓到那孩子吧,自己也真是。
“我会努力坚持到底的。”
大黄蜂的回答却十分的正经,也正如她从前世到现在都没变的倔强性格。企业多少感到宽慰了些。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她又补上一句:
“另外,现在我们的镇守府并不缺人手。我会跟指挥官说的,你先去那边岛上的镇守府也好。”
...这人真奇怪,说了“我是你的姐姐”又把我赶走...不过理由像是比较正常,那也没办法。
大黄蜂闷闷地点了下头。

--
“最终,我们只能隔着这样令人痛苦的距离活下去吧。”
“就算隔着这样令人痛苦的距离也好,我想让你活下去。”

--
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企业完成了日常的演习任务回到港内,接着就收到了来自前线的战报。
“距离这里最近的镇守府,...有舰娘在本次的出击任务中沉没,原因是擅自大破进击。”
小声地读着电文,她的瞳孔猛地缩小。不需要看沉没舰娘的名字,不祥的预感就席卷了她全身,她颤抖着双手握紧那份电文,终于还是在纸的底端看到了那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Hornet,Hornet。
...为什么呢。
那个瞬间,潮水般的记忆也涌进了企业的大脑,这是第几次了呢。
即使有过那样的约定也好,即使选择不在一起也好,只要自己与她相遇,...只要自己仍旧保留着那份感情,那么就无法避免看到她的死讯吗?
我们说好了要活下去,可是离开的仍然是你,那么如果再来一次,如果从开始就把这一切完全颠覆,如果只让你做个平凡的高中生,那么这是否能成为解决一切的方法?
企业不知道。她甚至在怀疑还有没有reset这一切的必要,但结论是无论如何她还想要再试试。
正因为对方是大黄蜂,是她心怀愧疚喜爱如同五味瓶般复杂情感的那个妹妹。
所以。...请好好活下去啊,至少我想要知道在这个不变的日期过去之后,你还能正常的呼吸着。
于是企业再度双手合十,不知从哪里出现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熟悉的恍惚感过后,她再次回到了镇守府那个无所事事的上午,接到了去接新舰娘的指令。
—也很自然的,再次忘掉了一切。
她低声抱怨着起步前行,却在走到离门口几步远时愣住了。她看见了那个彷徨着的金发少女的身影。
好像被电击一般,她的脚步止住了,有谁在告诉着她“不要继续往前走,不要去触碰她”。
...要命。
企业随便抓了个路过的舰娘,嘱咐她:
“那边那个是指挥官说的'新舰娘'吗?...我恐怕那孩子只是个走错了地方的高中生吧,去告诉她回到自己原来呆的地方就好。”
路过的舰娘一脸莫名其妙的盯着企业看了两秒钟,接着向那个金发少女走过去。
突然,企业像是想起了什么,叫住了那个舰娘。她上前附耳说着:
“还有就是跟她讲,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想不开,...约好了要好好活下去。”
对方这次换成了看外星人般的眼光上下扫视了企业,估计在想“自己队伍的王牌这是吃错了药吗”之类的事。她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传话的要求。
企业松了口气,转头准备打道回府。不知为何,她此时心中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

--
虽然被说了“回到原来的地方就好”,但大黄蜂仍然觉着有哪里不对劲。
在方才的地方那个与她对视后又奇怪地扭头走开的女孩子,似乎触动了她心中的某个开关。那少女赤色的眸子中燃烧着些她读不明白的情感,欲言又止的模样更令她在意。大黄蜂觉着在哪里见过她却又说不明白,她莫名感到心中一阵发堵。
走出几步路,她停了片刻,感觉到不能就这样简单的回去。
...还想再,和刚才那个女孩见面。
她本打算回到刚才的镇守府,想了想那个对她说话的舰娘的语气,心中又打了退堂鼓。
最终,她停在了另一个镇守府的门前。
...总之是,如果加入这些队伍中的话,总会有几率在战斗中之类的,与她碰到的吧。

--
再次在那个上午接到战报时,还不需把折成四折的纸展开,企业的记忆就已经回位。—也正是每次都到了这样故事画上了句点的时刻,她的记忆才有回位的可能。
她在战报上看见那个名字时异常的平静。
或许这就是命吧。
所谓奇迹也不过是这样廉价的东西罢了。回到宿舍,她无力地瘫坐在了床上,把手表的时间调到了她们相遇的前一天。
最开始她是想如果不与妹妹重逢那么就不会再次目睹无法避免的惨剧发生,应当是轻松的才对。
现在她所意识到的是,不重逢对于那个无论几次都会忘掉一切的自己来讲其实是更痛苦的事情。
是的,每次她都会抑制不住的去与妹妹相见,那是最原始的也无法被改变的欲望。也许她仅仅是为了能够看到她最熟悉的,大黄蜂那柔顺的金发和碧蓝的双眼,为了能够感受到她的气息。那么她与她相见,是不是命中注定?
现实是,只要她与妹妹相见了,就算那个相见仅仅是片刻的对视,结局也无法被改变。
那么命中注定的其实是这个结局才对吧。
即使撒谎说着“这次能够改变一切”“这次不会破坏掉这样的幸福了”,回到那个重逢,回到镇守府门口也一样,赤眸与蓝瞳目光相撞的一刻就注定了一切,如此的二人仍旧会毫无变化。
—然后她们会继续那个并没有实际效用的约定。
“活下去。”

--
又是下着蒙蒙细雨的清晨,距离大黄蜂的离世也有整整一年了。
意识到舍弃记忆的轮回无法改变注定的收尾,企业所选择的是前进去迎接下一个早晨,—下一个没有大黄蜂在的早晨。
战争还没有结束,她必须前进。
现在她也已经习惯了住在只有她自己在的宿舍,习惯了清晨醒来身边不再有那个蜷缩着酣眠的金发少女。她按下闹钟,换上为出击准备的水手服。
等一下会去帮你献花的。
...现在呀,先让我活在当下吧。

偶像大师灰姑娘女孩 22

「私、頑張ります!」
一开始是萌点,后来变成了笑点,再后来变成了虐点的一句话。
也是最能够代表岛村卯月人物特点的一句话。
前半段她被各种调侃没戏份,说成真·路人女主,好不容易有句台词还是那一如既往“我会加油的”,结果现在看来那也能被看成为这样的“黑化”做的蓄力。她总是那么不起眼,性格软弱温柔,希望能够帮上大家的忙却在真正的危机来临时是手足无措的那一个。卯月一直在努力,从第一话到现在她都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想成为理想中那个闪耀的idol,但现实是她是灰姑娘。身旁的两个同伴一个找到了新的组合,在新的伙伴身边绽放出了新的光辉,另外一个顺利单飞解开心结,还顺便就推了去新组合的那位一把让她能够更放手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事物。而卯月是真正的灰姑娘,她仍旧停留在原地守着她的new generations。她虽然不是leader,却是最依赖这个组合的人。如今组合已经到了名存实亡的境界,卯月仍旧不知道怎么办。她强装出笑容鼓励凛和未央前进,自己却找不到前进的方式。如同前一话天桥上的一幕,凛已然迈上了台阶,卯月站在下面说“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支持的”,她能做到的也只有支持了。意识到自己处在这样孤立无援的状态,她甚至连好好摆出笑容都做不到了—第一话那个在被冷藏状态下还可以摆出剪刀手,露出甜美的微笑说着“对于笑容这一点我很自信”的卯月消失的无影无踪。22话最后,她慌张的试图用“对不起,我会努力的”挽回一切,却终于意识到了自己说“努力”是没用的。以她内向的性格断然不可能将不安倾诉给他人,只会独自缩在一角咀嚼着心中的痛苦,也是由于这样的性格,她的问题才会发展到这一步。这话的最后时钟指向了12点,灰姑娘的魔法消失了。穿上高中校服回归了那个平凡少女落寞地走出346大门的卯月,又将何去何从呢...。

 @狼影さん  @PaddyUM 填坑填坑....之前的印象绘...画风变得很奇怪请不要介意orz...

 @逐浪渔人_USN同人创作委员会萌新会员 于是我先效率的填上个坑(x

大概这种感觉...请不要对印象绘这种东西的完成度有太大期待(x


开学前作死开个坑...不知道啥时候能填(。
总之就是在这条下面评论的话我画印象绘...为了开学后再给自己一个理由画画(?

记个梗。
“我们有着如此相似的烦恼。”
“但我烦恼的原因是你,你并不知道。”
“至少,我知道你烦恼的原因不会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