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绿茶咕哒】想要成为罗宾汉

藤丸立香在迦勒底的阅览室经过时,注意到绿衣的弓兵正趴在窗前熟睡着,桌子上摊开着一本《罗宾汉传奇》。她好奇地停驻下步伐,却听见了青年仿若梦呓的喃喃自语。

“想要……成为罗宾汉。”

想要成为罗宾汉……?

立香依稀记着她还是个新人御主时弓兵初被召唤来迦勒底,她兴奋地绕着正自言自语“既然被叫来了我还是会好好干活的”的弓兵转了好几圈,上上下下端详他,直到对方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时才停下步伐,双手合十冲着他鞠了一躬。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侠盗罗宾汉了……!果然很帅气,今后请多多指教!”

那时她还不知道罗宾是个怎样的性子,看见弓兵挠着头叹气草草应声感到了几分失望。

“与你想象中的罗宾汉不同吧?不过没办法,我不是那种厉害的角色。”

共同战斗一段时间后她逐渐了解了“罗宾”的身份和过去,知道了他仅仅是身为被安放上这个名号的“其中一人”在自己的时代曾经活跃过—据本人来讲,仅仅是微不足道的存在罢了,跟那些个英雄人物比起来不值一提。

所以当她和罗宾闲聊时,弓兵总会满脸不情愿地抱怨周围都是英灵让他坐立不安不知如何融入群体,却只字不提自己也身为英灵的事实。唯一的一次他自称英灵是在立香问起他“罗宾汉”以外的真名时,青年露出了为难的神色犹豫着说都已经是英灵了那种事情就怎样都好了,立香看他无意透露,便也不再多问。

虽然他总是强调自己并非实质意义上的罗宾汉,但与他相处久了,立香愈发地感觉到这个青年轻佻外表下那份骨子里的正直,正是能被冠上罗宾汉名号所不可或缺的因素。在那之外,她反倒还有些庆幸青年比她想象中该被称作“侠盗”的存在还要温柔,虽然与人交谈的语气中总是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轻浮感,还整天摆出能被称作凶恶的眼神招摇过市,但他在生活细节上像为不适应野营生活的她买毛毯这般对她的照顾却可以说是无微不至。—甚至他还刻意不让她察觉到自己的细心,直到从其他英灵那里听说了这一切,立香才恍然大悟。

“罗宾你真好!”

后来她兴奋的跑去找罗宾这么说,后者的第一反应是红着脸抱起臂嗫嚅只不过是尽点作为从者的本分罢了,却又在片刻的犹豫后露出笑颜说我也想当好master的见习骑士啊。见习骑士,就算是跟立香已经共同作战许久后的如今他也仅仅是这么自称。立香奇怪他为什么不能干脆自称骑士罢了,毕竟在她的心目中他完全有这个资格,却也找不到合适的时机来问他。

然后她在这样的午后,看到了伏在书桌上沉睡着的青年,毫无预料的被这样的一句话击中了。

仍然是“想要成为”,而不认为自己是真正的“罗宾汉”,吗。

……再这样看自己的话,就算是身为master,我也要生气了啊。

立香拉过椅子坐在罗宾身旁,轻轻把他给自己买的毛毯披在了他身上。注视着他熟睡的侧颜。连日的战斗显然让青年的身心有些疲惫,白皙的脸颊上刮伤还未完全痊愈,狭长的眼廓下有着淡淡的黑眼圈。立香干脆也趴下与他相对,一言不发地等待他醒来—就在这时,罗宾睁开了双眼。

“ma……master?!”

显然是吓了一跳,青年下意识地打个激灵往后退了退,抚着胸口。

“干啥啊你master,好不容易偷个懒就非要来抓我现行么,好歹也给我留点个人时……”

“罗宾。”

没预料到立香会拿这样严肃的语气说话,罗宾皱起眉点了点头等待少女说下去,没想到对面的下一句话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你刚才在做怎样的梦呢?”

怎样的梦……要说出“看了历史记载的那个'罗宾汉'的故事之后梦到自己成为了故事的旁观者"这样的话也未免太羞耻了点,更何况要解释自己为什么要看“自己”的故事这点本身就够奇怪了……罗宾挠着脸颊思忖着该怎样解释,少女却自顾自说了下去。

“反正我也知道罗宾不会坦率地说出来的啦。那总之听好,罗宾汉,你是对我来说最棒的罗宾汉了。”

“……?!”

罗宾盯着少女盛满认真神色的橙色眸子愣愣地凝固在了原地,不知如何接话。

“罗宾说'想要成为罗宾汉',……但是被召唤来我的迦勒底的'罗宾汉'就是你呀,你就是我所认知的'罗宾汉'的全部了。”

说到这里少女脸颊微红,缓解气氛般轻轻勾起嘴角。

“金发绿色下垂眼,爱穿斗篷还有烟瘾,就算战斗也要带着宠物鸟,……更重要的是,身为英灵,有着强大力量的同时还有着正直的心和身为人类的温柔,这就是我所认识的罗宾了,难道这样的存在还不够格被称作'罗宾汉'吗?”

突然被夸奖轰炸了的罗宾面红耳赤,拉上斗篷遮住半张脸喃喃着“别突然这么说人啊会很让人为难的”,接着又想起来什么般强调:

“就算你这么说,如果单看功绩的话……”

“生前的功绩那种事情怎样都好啦,……现在罗宾可是迦勒底的大功臣哦,yew bow!”

少女举起手模仿着弓兵发动宝具的姿态,不出所料地看到他慌忙摆手说着“停一停停一停”来制止,她放下手扑哧笑了出来。

“嗯,我想说的就是这些,……对于我来说,对于迦勒底来说,罗宾都是,最棒的罗宾汉。”

弓兵垂下了头,许久,立香听见了小声的“谢谢”。接着,青年露出了招牌般明亮的笑颜扬起了脸。

“如果连我这样的家伙都被御主你这么看待的话,不好好干活可不行了呢。”

“是吧—!所以剑阶修炼场请多指教啦!”

“等等又要拽我去加班啊……?”

打闹着的二人离开了阅览室,仍未被合上的《罗宾汉传奇》被吹来的风刮到了扉页。

属于弓兵青年的清秀的字迹在上面写了些什么。

“想要成为罗宾汉。”

“至少是,想要好好成为,这里的……,你的'罗宾汉'。”

-end​​​

评论(10)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