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绿茶咕哒】变成小猫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七夕无脑发糖向,这里的绿茶大概是绊3左右…

“罗宾?罗宾去哪里了?”
藤丸立香,一大早就傻傻地站在剑阶修炼场门前四处张望。昨晚她对绿色的弓兵叮嘱过了吃完早饭就到修炼场来准备作战,结果现在门前空无一人。去哪了啊那家伙……立香烦躁地挠着头,却突然留意到了脚下,一个毛茸茸的小团子在蹭着她的脚腕。
立香蹲下身,看清了那是只稻草黄色毛发的猫咪。它前额的毛发遮住了一只碧绿的眼睛,现在正有些急躁地喵喵叫着绕着她转。她懵懵地伸手碰了碰猫咪头顶翘起的毛发,结果它像是被激怒了一般扬起头想咬她的手指。立香忙缩回手,下意识赔着笑对猫咪说着“抱歉抱歉冒犯了”,猫咪不满地咕噜一声就侧躺在了地上,斜眼看向她。
……这个眼神,怎么觉着有些眼熟。……说起来迦勒底是什么时候出现芙芙以外的小动物的?
立香细细一想感觉到了不对劲,雪山上能生存的猫咪这种物种大概不存在,所以从外面跑回来的可能性可以忽略。那难道是哪个出去执行任务的英灵从特异点带回来的……?也不对,时代修正后特异点的东西都会消失…
果然还是找医生去问问情况吧……立香站起身,刚打算往医生的办公室走,就跟赶来找她的医生撞了个满怀。立香揉着脑袋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听见了医生带几分急躁的声音:
“罗宾汉的灵基状况有些不对劲……”

结果是因为他本来就属于灵基不太稳定的类型,又配合了达芬奇酱某个诡异的实验结果变成了这副模样?立香哭笑不得地看着仍然跟在她脚边的猫咪,问医生:
“那这该怎么办,……我是说如何恢复?”
“啊啊,莱昂纳多那家伙是说放着不管过几天大概就会好了……”
捕捉到了医生话中的“几天”,猫咪罗宾似乎对于还要在这样任人摆布的状态下持续几天而感到异常不快,动了动耳朵低沉地“喵”了一声。医生反被逗笑了,俯下身顺顺它的毛,拿哄小孩的语调柔和地说:
“乖喔乖喔,这几天要好好听话,是说变成猫之后好像比原来那个绿色的可爱多了……啊我错了别抓我啊?呜啊?!”
扑哧,立香看着被突然炸毛的猫咪吓的连连后退的医生,笑出了声。
也难怪,罗宾现在的心情应该是相当的不爽,毕竟一早上起来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猫这种事情让谁经历都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好容易安抚下了猫咪的情绪,立香朝它张开了双臂。
“来,罗宾,我抱你回房间。”
猫咪看上去在犹豫,片刻后还是轻快地跳入了立香的怀中。似乎介于幼年期和成年期之间的猫刚好能被少女轻松地抱起来,立香感受着怀中毛茸茸温暖的一团,抑制不住冲动将脸贴上了它柔顺的毛发轻轻蹭着。出她的意料,罗宾没有反抗,只是闷闷地发出“唔”的声音。立香似乎看到了弓兵抱着臂叹气说着“哈啊……反正你是我的master啊,真是没办法”的样子,不由得再次笑了出来。
找到属于罗宾的个人房间,开门后猫咪一跃便奔向房间的角落,那里放置着弓兵最为熟悉的绿色斗篷。猫咪叼起斗篷的一角,费力地拿斗篷覆盖住自己的全身,—接着不见了踪影。
“……诶?我说罗宾?你为什么要藏起来啊?”
立香还没从它的这一系列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动作中回过神来,就发觉房间里早已没了猫咪的影子。是说怎么回事,成了猫咪还能发动宝具这绝对犯规了吧?再加上藏起来的话这边也会很困扰……刚还想找几个有过养猫经验的英灵来陪它来着。
不过,罗宾似乎还没有吃过早饭。虽然说迦勒底并没有猫粮就是了……
立香思忖片刻去食堂找了牛奶和小鱼干,把牛奶倒进小碗中再拿餐巾纸包了小鱼干送进罗宾的房间,躲在门后悄悄观察。不久后房间一角的绿色斗篷逐渐显现出来,从斗篷下匍匐着的毛球看上去是憋坏了,爬出斗篷后先是用力甩甩脑袋,接着—显然它闻到了食物的气息—直冲向为它准备的美餐。然而在开始进食前,属于森之狩人的警觉还是发挥了作用,猫咪绿色的敏锐眸子捕捉到了门后一抹若隐若现露出的橙发。
……没办法,也不能在斗篷里饿死不成。……虽然这副模样是很丢脸吧,呃,不如说对于自己这种人来说丢脸算什么,吃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
心中默默做了权衡之后的猫咪罗宾低下头开始舔舐牛奶。然而它显然还不习惯猫咪的进食方式,很快就搞了个大花脸,立香在一旁耐心地等到它舔干净装牛奶的小碗再吃完最后一条小鱼干,一个箭步冲过去双手环住了猫咪的腰。
“—抓到你啦!……咦?”
她注意到了猫咪脸上挂着的牛奶珠,抓过餐巾纸轻轻替它擦拭。猫咪有些不习惯地扭动脑袋,但却没有再逃走。毕竟它也不想一直保持这样脏兮兮的样子,而像只真正的猫一样用舔的来清洗自己还是太……
“是说罗宾你变成了猫不应该会用舌头洗脸来的嘛?”
听见了少女的声音,猫咪毫不犹豫地咬住了她的手指。
“啊疼疼疼疼,放开啊罗宾!!”

打开房门,抱着猫的立香就碰到了伊丽莎白。立香明显地感觉到了怀中的小东西开始浑身发抖,似乎是想要立刻逃走却又畏于这个尴尬的局面而动弹不得。倒是伊丽莎白热情地凑了上来,盯着猫咪发出惊叫:
“哇啊,好可爱的小猫!master你是从哪里找到的,可以让我抱一下吗?”
还没等立香做出答复,她就一把抢过猫咪抱在怀里用力摩擦,就差把猫咪贴在脸上亲吻了。现在的罗宾显然对这样的举动没有还手之力,看上去是想要做些反抗结果全都被伊丽莎白扼杀了—立香看出了猫咪露出的那只绿色眸子里写满了生无可恋,她没办法般摆摆手:
“嗨呀,女生都喜欢这种可爱的东西来着……”
要不要告诉伊丽莎白这是罗宾?立香思考了几秒,觉着知道真相后的伊丽莎白恐怕会把罗宾折磨的更惨,于是她选择了隐瞒真相。结果伊丽莎白就抱着猫说着“跟尼禄她们一起跟它玩一会儿,给它唱唱歌”之类的离开了。立香长叹一口气。
自求多福吧,罗宾,master救不了你了,毕竟要正面与从者对抗是超出master的能力范围的。
果不其然,晚上猫咪再次在立香的面前出现时,整只猫看上去憔悴了一圈,就连走路都走不太稳了。立香把猫咪抱到自己的床上,轻轻抚摸它的毛发,为它端上了牛奶。
“辛苦你了,罗宾。”
立香似乎想起了什么,她跑到罗宾的房间把斗篷拿来给它盖上,猫咪缩在斗篷中露出尖尖的耳朵抬眼盯着她,立香笑着问:
“不藏了吗?”
回答她的是有气无力的一声“喵”,可能是被伊丽莎白跟尼禄的歌声洗礼的不剩多少魔力了吧……立香这么揣测。或者说在我面前不藏也没关系之类的……?
想到这里,立香不自觉地脸红了起来。猫咪看到少女带几分害羞的神情也奇怪地紧张了起来,微弓起身子轻声“喵”着。回过神来的立香拍拍猫咪的脊背让它放松了下来,接着好奇地拂开了它遮住眼睛的毛发。
“什么啊,明明是很好看的眼睛,为什么要一直遮着呢?”
面对着猫咪,立香莫名的觉着没有了面对那个金发青年时会有的小小不安,她微笑着称赞猫咪的眼睛好看,而猫咪经过了一天与立香的相处似乎也少了几分属于英灵罗宾汉的别扭,仅仅是晃晃脑袋让毛发再次垂落下来之后柔和地叫了几声,便不再有动静。
立香干脆也躺了下来,翻过身面对猫咪。猫咪本来似乎是想要逃开,爪子在床上划拉了几下之后还是乖乖地侧着头与立香四目相对。经过了一天疲惫之后的二人,自然而然地在不久后就沉入了睡眠。

次日晨。
罗宾,身为一个大男人,清晨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只裹着斗篷出现在少女的房间里,心中充满了恐慌。
他回想了片刻,昨日神奇的经历才渐渐从脑中浮现。还好现在尚是清晨,少女还没有醒来,趁着现在溜走还……
轻手轻脚打开门,在他将要踏出门槛的片刻少女转过身来迷迷糊糊地“唔”了一声,罗宾一惊,全身下意识地打了个激灵,斗篷也滑落了一半。接着,少女睁开了眼。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二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了能把整个迦勒底惊醒的高分贝惊叫。

后来呢?
后来这件事被传为了迦勒底十大笑谈之一。
至于绿色的弓兵跟他的小御主之间又发生了什么?达芬奇在谈到这里时总会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所以,都是达芬奇酱的功劳哦~”
“……我这就给那人种棵树。”
当事人如是说。

评论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