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绿茶咕哒】“それでも、好き”

*绿茶咕哒cp向
*是的,绿茶有关啥cp我基本上都吃(……
*写这个的原因是羁绊礼装太虐了……
*严重ooc,严重ooc,严重ooc,作者自嗨向


“归根结底是个恶人,和持械抢劫没什么两样。”
“这不是能给他人看见颜面的职业。”
“斗篷和泥巴跟我真是太相称了。”

共同作战许久,那是立香第一次看到如此的罗宾。
虽然平常也常有“我只负责后方支援”“算不上什么英灵”之类的自嘲,就连自己表达对他的感谢时也只自称“我这把小破弓”,但立香从没想过罗宾对自己的看法会是如此低下到尘土。
他,明明是向往着成为骑士的吧。
—虽然说自己“对骑士道没什么兴趣”。
向往着堂堂正正的作战,却只擅长甚至只能以卑劣的方式获得胜利。尽管那胜利是属于正义的,但由于获得胜利的方式并非常人所期待,罗宾把自己看作恶人。
—恶人,吗。
所以才会在“正义的英雄”的英灵之间坐立不安找不到自我的定位,所以才会执着于隐藏自己的面容。
那么平常的轻佻与吊儿郎当,也都是为了隐藏什么而刻意设计出的吗?
“人类一旦贯彻隐藏自己的真容,大体上就能够进行得很顺利。”
金发的男子叼着烟继续平静的说着。
“不被憎恨,也不会被盯上。”
“不被信赖,更不会被爱。”
是啊,他有这么说过。如果战斗方式可以贯彻到人生中,那该是多简单的事情。
他是个懒惰的人吧,自己曾经这么想。总是在战斗时抱怨累,总会躲到阵地的后方。
“当我对这种生活感到一丝轻松的时候,我虽作为人类却早已被排除在外。”
自己也曾在梦里看见过那样的情景。无论是村民还是政府,都一致的诋毁着他。那么他的战斗是为了什么?
他说自己并没有想着“要守护的人”而去作战,只是碰巧站在了“守护”的一方。
但他也是……向往着,热爱着和平与幸福,所以才不希望那些被破坏吧。
即使他自己终其一生都没能享受到他所守护的东西。
“觉得自己得到了更多的东西吗?很遗憾,那只是幻觉。”
“因为没有面容的男人连看事物的眼睛都不存在。”
“能够得到的东西,什么都没有。”
……真是的。
要开始生气了啊,为什么非要说这种话呢。
没有面容的男人,那算什么?这家伙难道不是还为了自己的脸而自豪来的么?或者说他已经连自己的这个优点也无法认同了?
到底是为什么会这么看待自己,会自卑到这个地步啊。无法理解,不能认同。
他可是以只身之力守护村子两年的男人……即使这样的战绩比起神话的英灵是微乎其微,但他生前毕竟也只是个普通的青年。能够有这样的成就,比起其他的大部分人已经完全能用“有奉献精神”“了不起”来形容了。
……也许也正是因为他本来纯洁的秉性,让他对自己的成绩,以至于自己的生活方式,自己本身如此从根源上无法认同吧。
是的,只要罗宾本质上仍是那个善良而向往光明正大战斗的青年,同时又是擅长战前的破坏工作,拥有无貌之王宝具的archer,他的内心就会存有如此的矛盾。
太沉重了,这样的矛盾太沉重了,可以的话,希望能够替他分担。
毕竟,已经并肩作战了这么久。
立香握紧了拳。
可是该说些什么好呢?面前的男人嘴角又开始挂上了与以往别无二致的笑容,敷衍着说些“只是自我满足的话啦master你随便听听就好”,……要快点才行,要在他再次封闭心扉之前…
“可是我喜欢这样的罗宾。”
结果就只能这么没头没脑地说出来了。立香低下了头。罗宾盯着她,一时无言。
“没有面容也好,自认为被排挤也好,觉着自己是恶人……也好!”
“罗宾,是我的英雄。”
“你的祈祷之弓帮助我渡过了无数的难关,虽然嘴上说着'太过宏大'但是罗宾你啊,已经是拯救人理的重要一环了。那样的你,为什么不能被称作英雄呢?”
“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英雄,有像骑士一样喜欢正面作战的,也有擅长伏击的,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站在正义的阵营里不是什么值得害羞的事情,对于罗宾来讲也绝对不是偶然,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还要不坦率吗?”
“……就算,即使如此罗宾你还要否定那一切的一切的话。”
立香向前坚定地迈出一步,抓住罗宾的手。
那双常年用弓而覆盖着薄茧,指尖曾经无数次接触过毒液的,粗糙的双手,被少女柔软的手覆盖住,逐渐开始颤抖。
“我也喜欢着被你否定掉的一切,喜欢着你。”
—不管你是恶人还是别的什么的,我都喜欢你。
简单明了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立香感觉自己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根,脸颊的温度仿佛能够灼烧起来。罗宾愣愣的看着她,似乎凝固住了。
突然,绿衣青年爆发出急促的笑声。
“咕哈哈哈哈—好啦好啦是我输了,master这招实在是意料之外,在下服气了。”
他反过来用力抓住少女的手,暖暖的体温通过手心切实地传递着。
“那么从今往后,我也会努力扮演你的英雄的啊。”
他低下头,在少女的耳边轻声这么说。
“直到,身为灵魂的我消散为止。是你说的喔—如果愿意信任我这样卑劣的家伙,那么接下来会使出什么手段,或许也是你没法预料的了。”
立香感受到耳边熟悉的呼气声跟淡淡的烟草味,莫名的安下了心。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那个罗宾。
—她最喜欢的,罗宾。

评论(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