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联文】节日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情(5)

大家好我是第五棒的阿卡林小乖...
那个...我理解力比较差,看了好几遍也没太梳理清楚前面的一些细节,所以按自己的想法写了...
也可能会跟前面的设定有出入...(土下座(不仅没填坑反而又挖了坑很抱歉...
手机没法at...还是摆个形式 @狼影さん

--

“没,没什么啦。”
提尔比茨赶忙勾起嘴角摆出看上去有几分可疑的笑容,俾斯麦本不想这么简单地放过这句话,转念一想就算自己硬追问下去也没有什么用处—木已成舟。
更何况对面是自己的亲妹妹...嘛。虽然这鬼企划自己是没有半点兴趣,但权当卖个人情也不错。
“那我们是不是要去跟着RN巡游,然后再去USN那边参加什么选拔?”
“...'我们'?”
提尔比茨摆了摆手指。
“不不,我没有报名喔,去选拔的话太麻烦了。我刚刚说了自己只是建议提供者吧?”
是谁刚刚承认了这计划里有自己的一份来着。是谁威逼利诱让她填下这张报名表的来着。俾斯麦方才心中还留存的半点温情顷刻间灰飞烟灭,她哗啦把填好的报名表摔在桌子上。提尔比茨见势不妙,拉住俾斯麦用力将她按回到座位里,口中一边不迭地安抚着:
“姐你冷静,那也不代表我一定不会去...”

于是当由胡德带领的RN巡游队伍停在KM校区门口时,首先出来迎接的是欧根,在那之后是俾斯麦。—并不见那个幕后主谋般人物提尔比茨的身影。胡德内心还有几分存疑,四处张望仍看不到那标志性的粉毛耳机,只得犹豫着开口:
“你好,我们是RN的巡游队。...顺便来帮偶像计划招人,你也知道的。”
“嗯,我跟俾斯麦阁下就是KM校区参加这个企划的人选哦。”
欧根率先回答,她明丽的蓝发双马尾轻快地摆动,脸上也是一片如同春日阳光般的灿烂笑颜,似乎是因为把她的“俾斯麦阁下”一起坑来了而心情大好。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俾斯麦眉头紧锁撇着嘴在一旁一言不发。
胡德看见她这副样子多少也明白了点什么,于是微颔首,露出属于皇室淑女的优雅微笑—也正是俾斯麦会看了更加牙痛的表情—请求进校参观。
“请进,胡德小姐。也许你可以再看看我们这里还有没有其他合适的人选。”
片刻后俾斯麦从牙缝中把这句话挤了出来,仍旧黑着脸单手一把推开了校区的大铁门,巡游队伍鱼贯而入。纳尔逊端详着KM与RN风格截然不同的校园无声地感叹。与RN淡雅的花园式建筑不同,这里的建筑大半是以赭红明黄搭配米白为主色调,带些复古的哥特式情调,乍看十分扎眼,但整齐有序的排布却让人难以心生反感。明明是节日,这边的祭典却似乎并没有办出什么花样,校园中闲逛的学生也不多。...那大概是由于这里实际的一把手俾斯麦正处在“我为什么要参加这个诡异的偶像计划”的低潮之中,因而没有被节日的欢乐气氛感染。
忽然,纳尔逊感觉到了自己上衣口袋中的手机在振动,她停下脚步向其余人示意后接起电话。
接着,她便听到萨拉托加清脆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了起来。
“我说...纳尔索尔小姐是吧?”
“叫我纳尔逊。”
这熊孩子怎么知道的那个可恶的外号。纳尔逊皱起眉不悦地低声这么说,对方也立即识趣的改了称呼。
“纳尔逊小姐,是说,你们的巡游队伍能不能早些到USN这边来?毕竟那个计划选拔很花时间耶。”
我的萨拉大小姐,这才假期第一天,你至于这么急嘛。还有如果不必要的话请别提那个鬼偶像企划好吗。纳尔逊一时被她呛了下,停顿片刻后才回答:
“我们的计划是在每个校区停留一天半...”
“诶?这样来不及的啦...!难得这次我们这边这么用心的准备了...”
听着电话那头少女失望的声音,纳尔逊不知为何心里一软。当然,她并不打算因为这个小丫头而改变原有的计划。
“如果在每个校区先进行预先选拔再去你们那里面试,这样会省时间一点吧?”
沉吟后,她提出了如此的折中方案。

“选拔?KM这边没什么好选的啦..大家看上去都对这个不怎么感兴趣...不,大概是对'自己去当偶像'不感兴趣。”
当RN一行人讨论后将纳尔逊提出的这个方案告诉欧根时,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声望抱起双臂,眯着眼浅浅笑着望向欧根。
“与其说是她们不感兴趣,不如说因为俾斯麦的缘故你们学生会就没有在校内好好把这个偶像企划以及参加的具体方式传达下去吧?论坛那边,KM版块对这件事讨论的可是火热呢。至少就我来看,科隆小姐这样的人就不会对这个企划不感兴趣。”
“什...”
对声望的调查之详细没有预料到,欧根的后背开始发凉。要是再给自己的学校添这么一个大麻烦,还要在这短短一天半里承办选拔等等事宜,恐怕只会让本就因为这件事而连日愁眉不展的俾斯麦阁下心头再压上一块大石头。但就现在这状况来看,声望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对手,拒绝也不好拒绝了...
“我...我们会试试看的,再发动一次学生们。”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RN不是最讨厌给别人打下手,怎么这次就这么心甘情愿的帮了USN这个忙还非要帮到这么淋漓尽致的程度。欧根无声地腹诽。
她所不知道的是,比起那样的事,“能够刁难KM的学生会”更可以令RN的诸位拍手称快。
当欧根把这话转告给俾斯麦之后,俾斯麦清楚地意识到了RN这些人的居心不良。剩下的时间这么少,真的要来场正儿八经的选拔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她再度想起了自己那个不靠谱的妹妹—是时候把那孩子拉出来当挡箭牌了。
“所以我说过了啦,姐...我不参加,我只是提供建议的。”
听到提尔比茨用这样的语气断然把自己的提议否决,俾斯麦并不意外,并且她十分自信自己有让提尔比茨立即改口的方法。
她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自己妹妹的死穴,只是她并不想随便碰那死穴—事到如今提尔比茨坑她坑到了这种程度,她也就舍弃了多余的体贴,直接准备将杀手锏拍到她妹妹面前。至于用“拍”这个动词的原因,那自然是这“杀手锏”仅仅是一沓小薄本。
—小薄本封面上的女郎动作诱惑大胆搔首弄姿,内容是什么大家都明白。更甚的是,仔细一看便会发现那女郎正是俾斯麦。

“天之弱”

*虽然题目是天弱但是本体内容跟天弱并没有什么关系(...)仅仅是听这首歌的时候开的脑洞所以就起了这个题目...
*cp北安x大黄蜂。北安第一人称。
*ooc的我自己都不忍直视了 慎入...

01
我是重巡洋舰北安普顿。
...是在这个港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位舰娘。
所谓“普通”的概念,大概就是身处远征负责的第四舰队,几乎没有参与过出击,也没有在演习场上跟那些强大的战舰打过对面。
没办法嘛。我的能力并不突出,能够有这样的地位已经很满足了。

02
在远征的路上,我有时会碰上出征的第一舰队。
说不羡慕她们闪耀的身姿是假话。远远看到她们的身姿,我会放慢航速,等待她们从我身旁掠过。注视着她们或是整理着自己沉重的舰装或是回收着舰载机,我偶尔也会想象如果自己是她们中的一员会怎样。
结论是,无法去想象。
从舰种上来讲就已经决定了我挤不进她们中去。比起那个,还是干好远征的工作来的现实一些。
啊,顺便一提。在她们之中,唯一会注意到我,会停下跟我打招呼的是航空母舰大黄蜂。
...不用那么看我啦。我懂我懂,这并不意味着什么,说实在的也跟前世的那些破事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因为她似乎是与生具来的亲和力——那也并不只针对我。
所以我也并没有多想些什么,仅仅是会礼节性的回以问好。阳光好的天气,她的金色长发会尤其的闪耀,即使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也是一样的熠熠生辉。距离足够近的时候,我甚至可以看清楚她大腿内侧的CV-8字样,那是她为了证明自己身为一个军人的决心而纹上的。
...打住。因为是这样闪闪发光的前进着的人,所以我会盯着她看到出神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对吧。
当然,我在她眼中不过是和其他重巡洋舰毫无区别的一员,这点我也清楚到不能再清楚了。

03
我的宿舍和大黄蜂离得很近。
就算是同为美舰,也离得太近了一点,毕竟我跟她并不是同一舰种。
...嘛。也许提督另有安排。
至少对我来讲,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大黄蜂每天起的很早。我在刚刚起床拉开窗帘时,就可以看到窗外她迎着朝阳在港区跑步锻炼。
...也许是我起得太晚了也说不定,这种事情先不谈。
在那之后我会去领早上的补给,她则会去演习场。
唔,刚才说“也许是我起得太晚了”那样的话驳回。因为即使是在全员都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的第一舰队,她也总会是最早到达演习场等待着其余人到全的那一个。
晚上的时候,出征回来的她时不时会撞上远征回来的我。是因为碰巧也是由于宿舍离得近,我们时不时会一起吃个晚饭之类的,顺便聊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大黄蜂有时候会问我,北安你想不想和我们一起出征?
没有没有,那种事情我不敢想啦,感觉好危险。
这种时候我一般会这么回答。
当然是骗人的。
但因为是这么普通的我,如果说出想出征的话之类的,会不会很奇怪,所以只好这么说了...吧。
大黄蜂这种时候会用一种有点复杂的眼神看着我,片刻后又露出像平常一样率性的微笑,说着北安你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
...所以说,我现在在做的并不是我想做的事情。能尽力做好的,仅仅是“能做到的事情”。
大黄蜂你真的很努力啊,注意不要累坏了自己。这样的话题曾经被我挑起过一次,只有一次。
大黄蜂的反应让我不想再第二次挑起这样的话题。她皱起秀气的眉轻轻叹气,小声自言自语后勉强地做出无所谓的表情,说这种程度不算什么啦。
我能够听清她的自言自语在说什么,尽管她并没有想让我听清。
不努力的话,本来就不属于最强航母队列的我,根本没法在第一舰队立足啊。
...大概就是这样的话。
她非常珍视自己第一舰队的位置,无论何时都想要为镇守府出力,这样的心情我是明白的,我们都一样。
...只是,那样的方式,偶尔也会让人觉着有点心疼。

04
前世的事情,大黄蜂也有跟我聊过。
那个时候她摆出严肃的表情交叉着十指对我说了“真的很谢谢你”,老实说吓了我一跳。
...并没有什么好感谢的,因为我也并没有成功的救了你啊。
那个时候的我不够强。明明想要变的更强,明明想要保护重要的人,结果转世后仍然是这样弱小的角色。
没办法的事情呢。
我摆着手对大黄蜂说没什么啦,反倒是这边该说对不起才是。
...说对不起的话,这个对我来讲倒是真心的。
如果能够好好的,好好的保护她一次就好了。毕竟我是为护卫而生的...。
所以我想要变强,但变强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而现状看上去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那么,还是继续这样下去吧。
这么一想的话,我还真是没出息的人。

05
我也没想到转机会那么快到来打破这看似安定的现状,快的让人有些晕头转向。
每周惯例的港区全体会议,提督公布了出征去新海域的第一舰队名单,刚好,由于之前第一舰队的成员有两人还在入渠修理,因而有两个空缺位置。
提督说了他拟定的这两个空缺位置的人选。
从一开始公布的四个人,到后来的两人,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说大黄蜂的名字。
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勇气毫不犹豫的推开椅子站起来,对着提督说“请问为什么不让大黄蜂出征”。
他的回答是这片海域很危险,大黄蜂对鱼雷的防护能力让他感觉很担心,因此不让她出征。
我犹豫了片刻。
接下来脱口而出的那句话,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
“请让我护卫大黄蜂出征...!”
提督怔了怔看向我,显然是没有预料到我会这么说,...我也没有考虑过他会不会答应。
接着他露出玩味般的笑容,点了点头。
“那好,你们就去试试吧。”
于是现在填补两个空缺位置的就是大黄蜂跟我了。
直到走出会议室我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练度跟性能都不够放在第一舰队的我,与其说是护卫,不如讲简直是要去拖她们的后腿。
但大黄蜂看上去并没有这么想。她笑着对我说下次出击请多指教咯北安,她还说接下来训练要加油了。
...是啊,我要和她一起出征了。因为是只会朝前看的她,所以才这么毫无负担吧。
应该是从之前就一直在憧憬的事情才对,现在内心却全都是不安,这是不是该算作自作自受...?
她叫着我的名字,她对我说加油。
...仅仅这样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我无法去想象在那之后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06
这天晚上我把次日晨的闹钟调快了一小时,准备第二天跟大黄蜂一起跑步,然后去演习场提高练度。
然而大黄蜂还是比我要早,她看到我的时候露出了几分惊讶的神色。
我跑到了她的旁边。
清晨柔和的阳光下她侧脸的轮廓干净而漂亮,臂肩随着步伐有节奏地摆动,我不觉间再度盯着她入了神。
直到她对我说看前面啊北安小心摔倒,我才回过神来。
看上去她虽然有些惊讶,但也不是没有预料到我的到来。
因为是你啊。她这么说。
北安你应当就是那样的人。
...怎样的人?
我这么问回去。她支吾了半天也没有说清楚,重复着反正就是那样啦。
希望她不要因为之前经历过的事情而对我有什么过高的期待才好...罢了,也是因为经历过那样的事情所以才会对我不抱什么期待吧。
这次北安能做到什么程度,我会好好看着哦。
正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她就这么说了。要不要这么迅速的让我难堪...
我并不清楚自己能够做到什么程度,不过我会尽力的。
尝试着这么去回答她,她给予了我鼓励般的微笑。
我也会尽力的,所以一起努力吧。
说着她突然加快了步伐,我也加快步子想去追上她,却因为节奏被打乱而险些摔倒,她一把拉住我。
所以说要小心啦。
嗔怪般,她这么说。
...又是她拉住了我呢。
但无论如何,我也想为她做些什么。能在下次的出击中做到也好,不能也好,那是我有些自私的心愿。
一边是为了彻底摆脱前世那些事情给我留下的悔恨,另一边...我也不清楚那是怎样的感情。
也正是那样的感情,驱使着我想要和她以相同的步调前进。

07
出征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练度也提升了不少所以一定没问题的。出征前大黄蜂用力抓着我的手给我打气,我带着几分为难点头回应。
...之前夸下了那样的口,实际上自己能干出什么成绩,我根本不清楚。
也许仅仅是在旁边看着她们战斗,最后还是像个无关人员一样回港。
...不,那也太难看了。
更坏一点的话,我也许会被打得很惨...嘛,那样也不坏吧。
至少那样的话就有了些出征的实感。不是远征,是出征呢。
海面上我与大黄蜂并排航行。这不由得让人回想起以前远征回来碰上她,她远远向我打招呼的那些日子。
我现在,正和全速前进着的她,站在一起。
我想要变强。想要变强的目的就是现在我所在做的事情。
和她站在一起,在离她最近的地方看着闪耀的她前行,...同时,保护她。
即使现在的我离理想中那个能够好好保护她的自己还是那么远,但这至少算是迈出了一步吧。
猛的,之前我无数次体验过的那无法言说的感情攫住了我的心——在离她现实距离如此近的当下,回味起这样的感情,我却仍然觉着离她那么遥远。
不会缩短的,那样的距离中要填上什么才好...?
仍然无法把想要说的话直率的说出口的我,大概,是天生的胆小鬼。
大黄蜂似乎意识到了我在出神,拍拍我的肩。示意我前方有敌舰。
...啊,真快呢。
用力甩甩头把多余的想法驱逐出脑外,现在我是隶属第一舰队的重巡洋舰北安普顿,战斗马上就要开始。
至少在这场战斗中,我不能容许自己因为无聊的杂念而出现什么让人无法饶恕的失误。

08
战斗很激烈。
提督说的没错,这片海域的确相当危险,就在刚才,两枚炸弹直接命中了我,前一天晚上刚刚经过维护光洁如新的舰装瞬间变得破破烂烂。
大黄蜂减慢航行问我的伤势如何,需不需要先撤退,我坚决的摇头。
因为现在和她在一起,所以这点小伤,怎么说也不能退缩。
这是之前从没有过的机会,之后能不能再有也很难说。我要尽自己的全力打好这场与她并肩的作战。
“大黄蜂!后面!”
旁边的舰娘忽然发出了惊叫。
我回头。
鱼雷,是提督提醒过我们要警戒的鱼雷,正划出潇洒的白线,成群地冲着大黄蜂扑过来。
在那个瞬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大黄蜂正在回收舰载机,难以做出快速机动。
这代表着她很难躲过这些鱼雷。
这又意味着什么?
不知为何在这样紧急的关头,我的脑内又浮现出了前世的场景。
那个被炸弹鱼雷袭击,已经全身鲜血淋漓的少女,最后便是被这样的鱼雷击垮。
约克城级的两舰,都是以这样的方式...
我决不想看到这样的事再发生。
...要做些什么才能阻止这样的事再发生?
我来不及多想。

09
“下次出击请多指教咯,北安”
“接下来训练就要加油了”
“这次北安能够做到什么程度,我会好好看着哦”
“练度也提升了不少所以一定没问题的”
“...需不需要先撤退?”

这是跟上次的会议那时候相似的事情。
我的身体先于大脑作出了反应,等到完全的反应过来时,我就意识到那些鱼雷全都打在了我的身上。
...啊,好像是扑过去替她挡下攻击了来的......。
真是没用啊,只能想出这种粗暴的方法,不过算是好好保护她了吧...?
耳边响着些嗡嗡的杂音,身体不受控制的没入水中。嗯,被击沉了。
这倒是之前没有预想过的事情。
意识逐渐模糊,我却意外的冷静。
因为是最后的关头,所以脑子也出奇的变的好使了么...真是好笑啊。
不知为何,在这时,大黄蜂曾经对我说过的那些话一遍遍的在在我的脑内回响起来。
...果然,就连在这种时候,我也没法控制自己去想她呢。
逐渐变的遥远的海面那端有谁在声嘶力竭的呼喊着我的名字,那是大黄蜂的声音。
太好了,在最后一刻,还能听到她在喊着我。
只是如果让你担心的话我也会困扰的...所以大黄蜂,请不用再管我了...。
尽管无法把言语传达给她,我仍然用力张开嘴试图说些什么,结果只能是加速我的下沉。
终于,由海面传来的最后一缕光芒消失了,连那样的声音也远去了,我合上双眼。

10
我是这个镇守府非常普通的一艘叫做北安普顿的重巡洋舰。
航空母舰大黄蜂是属于镇守府第一舰队的,优秀的舰娘。
我曾经做过跟大黄蜂再度一起出击,保护好她的梦,然后现在这个梦变成现实了也说不定。
虽然结局并不是happyend,但我很幸福。
从一开始,那个总是竭尽全力前进的她愿意稍微停下脚步等等我,愿意回头去看我,就已经超出我的预期了。
就算到最后我做到了和她去并肩作战,但那样的我和她之间实际的距离丝毫没有缩短,我是知道的。
...所以,最后也没能说出那样的话,我真是...没用啊。
算了,就算好好回去恐怕也是没法把心意传达到的,所以这样就好。
我并不需要你去记住我,并不需要你像之前那样对我说“谢谢”这样的话,因为那是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身为北安普顿,不管怎样都想要完成的事情,我已经完成了。
...但是,但是......

在谁的声音也无法传达到的海底,在深不见底黑暗的重压下,北安普顿向着自己心中的光芒,凭着最后残存的意识微微张开唇。
“我喜欢你哦...”
“...Hornet.”

“心理咨询”

*架空。
*cp企业x大黄蜂。
*设定是她们转生成了普通人类,企业失去了记忆但大黄蜂仍然保有记忆。
*惯例的:历史梗要是玩出什么差错请(ry

--
“有什么想要咨询的?”
少女看着面前的心理医生,一时有几分语塞,她抓紧了上衣的下摆。
这个医生看上去年纪并不大,和少女相仿的柔顺金发束成马尾,嘴角勾起的弧度刚刚好给人以舒适感,但不知为何,在这个医生面前,少女将早就打好的腹稿丢了个干净,内心涌起了一股莫名的不安。
是的—跟在那样的梦中相似的不安。
“...我最近一直有在做噩梦,已经到了没法正常去睡眠的程度,所以...”
为了打破尴尬的沉默,她这么说。
医生把椅子挪的离少女更近了些,追问:
“是怎样的噩梦呢?”
“...也许会有些好笑就是了。”
少女说到这里时顿了一下,她看向医生的眼睛。医生的目光依旧柔和而带着几分鼓励,于是她继续说了下去:
“我梦见自己化身成了一艘女孩形态的军舰,...我也不清楚是怎样的军舰,在阴云密布的战场上战斗着。”
她尽力回想那个梦的细节,但每一次的回想都让她心悸,她不明白为何一个梦会给她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就如同那是她所亲身经历过的事情一般。
“我躲在雨云下,看着海平面的那端有蝗虫一样密密麻麻的飞机飞来...我很害怕。但我在云下,那些飞机没法去攻击我。”
“那不是很好么?”
医生歪了下头。少女则干脆地给予了否定:
“不。我宁愿它们一开始就来攻击我,因为它们在无法打击我的情况下,转向了另外一艘军舰...我并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炸弹倾泻在那孩子瘦小的身躯上,听着她的惨叫,我非常的难受...直到最后她被所有人抛弃,身上燃着熊熊大火...”
少女紧皱起双眉,下意识地埋下头捂起了耳朵,声音降到了最低。
“她还在向着我呼喊,她说姐姐,救救我...”
这时的少女并没有留意到医生表情微妙的变化,起初温柔的笑颜此刻已有了几分不明显的扭曲,她的膝盖也在颤抖,如同此刻少女战栗的声音一样。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她叫我姐姐,为什么会这样...她在叫我姐姐啊。但我没有办法去救她,我接到了不知道谁的命令说我们已经放弃了她。但我仍然能看到她坚定的眼神,那应该是说,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沉没。”
“那么结局呢?”
“她在敌我双方的打击下沉没了。...没错,大概是为了不被俘虏还是什么的,我的同伴也在最后加入了攻击她的行列。但她挨了无数的鱼雷和炸弹还是坚持到了最后一刻,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喊痛...到最后一刻为止,她只是在看着我。她有很漂亮的蓝色眼睛,能倒映出大海的波浪。在她沉没后,轰炸机的炸弹投向了我,...然后我就醒了。”
少女抬起头,再度看向了医生。
“跟医生小姐的眼睛很像呢,那孩子的眼睛。”
“比起那种事情...”
像是被这样的气氛感染,医生的声音中竟也出现了几分慌乱。她镇定了片刻,像是在确认自己的身份般用力咬唇,接着再度启齿。
“你因为这样的梦困扰的原因,是你觉着对不起那个'她'吗?”
少女犹豫了片刻,她并没有认真思考过这样的梦为何会反复的来袭击自己,抑或是那个'她'究竟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她轻轻点了下头,觉着“对不起”之类的,也许有这样的因素吧。
“那么完全没有必要哦。因为那个'她'也不会责怪你的,从你的描述来看,她一定很信任你,而且也了解你没法去救她的原因。”
出乎少女意料的是,医生并没有说“梦都是假的”一类的话,而是笑着这么阐述,但少女并无法信服这样的阐述。
“她并不是以那样安详的方式离去的...”
“即使她到离去为止心中都抱有着遗憾,...只要你去帮她把那样的遗憾完成就好。而且你做到了哦。—只要这么想就可以了。”
医生引导着少女的思维,少女微闭眼,深呼吸。
虽然听上去是相当莫名其妙又没头没尾的论调,但是意外的行得通。自己能够理解并接受那样的解释方法...真奇妙呢。
“我想因为是你,所以一定能够懂我的话的。事实上,...假如,我说是假如,我是你梦中的那个'她'的话,我也不会对身为姐姐的你有怨恨之类的。你已经做的足够优秀了。”
...'她'会是这样的人吗?
听到医生的话,少女扶住额头思索。结论是肯定的。
明明只是一场梦,但在自己的心中那孩子从轮廓到性格都异常的清晰。那是个倔强不拘小节的孩子,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前进,遭受了各种各样的挫折却从未气馁过。少女考虑着是否要把这样的话对医生说出来,最终她选择了沉默。如果说的这么详细,多少有些不正常的感觉。
“谢谢你,医生小姐。...谢谢你选择不怨恨我。”
也与此同时,在完整的意识到医生对这个梦态度的时候,少女心中一直悬着的沉甸甸的悔恨便落地了。
“说什么呢,没必要谢我呀。我刚刚说了吧?只是'假如'而已。我想'她'也会希望现在的你扔下这样的包袱好好生活吧?”
医生拍拍少女的肩,示意她放松些,接着站起身。
“那么,咨询时间差不多也快结束了。如果还被类似的问题困扰的话,再来找我就好。”
少女也站起身,道别后准备离开。
在推开门的前一刻,她敏感地觉察到身后有什么细微的声音响起。
于是她回过头。

“医生小姐。...你为什么在哭?”

好久没画舰n 摸个鱼...明天就要开始上衔接班了sad...
扎头发的萨拉妹妹...虽然既没画出来在扎头发也看不出来是萨拉妹妹...(。

提督50问

虽然想着我真的算提督吗之类的(...)不过看到大家都在玩所以来玩一下...
题目来源@解语眠 ...


1.为什么会想到来当提督?
好奇...
2.什么时候开始当提督的?
舰nios的春季限免...
3.当了多久的提督了?
好几个月...?(实际上在玩的时间加起来也就两三个星期(...
4.玩的是舰N还是舰C,还是双修?
舰n。
5.在哪个服务器?
ios提尔比茨服。
6..初始舰选的是?
萤火虫。真的好可爱啊于是选了(
7.还记得新手指引的建造任务出了谁吗?
z28..
8.还记得第一艘战舰/航母是谁吗?
战列是Rodney航母是太太...
9.最想要的船是?
大黄蜂。
10.接上条,拿到她了吗?
我刚打到3-1下略(
11.秘书舰是?
Rodney。
12.最喜欢的驱逐?
萤火虫...再说一遍,真的可爱ww
13.最喜欢的轻巡?
亚特兰大。
14.最喜欢的重巡/航巡/雷巡?
鸡腿堡(x
15.最喜欢的航战/战巡?
胡德。
16.最喜欢的轻母/航母?
大黄蜂。
17.最喜欢的战舰?
Nevada。
18.最喜欢的潜艇?
对这个舰种没啥概念...
19.其它类型船只有喜欢的吗?
好像也没啥了...
20.初心和后来最喜欢的是同一艘船吗?
很不好意思地说不是......
虽然初心现在也挺喜欢不过不能说最喜欢了...
21.婚舰是?
Rodney。
22.接上,为什么会选择她?
因为好感度满了(简粗
准确地说是把Rodney放在旗舰之后就把游戏放置了很长一段时间...再登就(ry
24.有没有讨厌的船?如果有,为什么会讨厌她?
没啥讨厌的...
25.氪金过吗?第一次氪金是为了什么?
没课过,纯休闲玩家(
26.对解体任务的看法?
我也是“解体之后舰娘就变成了普通人类”派...
27.沉过船吗?如果有,是在什么情况下沉的?
沉过...2-4...非常内疚...
28.印象最深的地图是哪一张?
2-4
29.在哪一张图卡的最久?
2-4(
30.现在推到哪个图了?
3-1(...)
31.萌新时期干过什么蠢事吗?
建造出欧根激动的不行(ry
32.刚玩的时候有没有因为不懂做过什么后来十分后悔的事?
沉船(。)
32.赞同『大建毁一生』的说法吗?
也不能说赞同吧.......反正对这个说法没什么意见...
33.会克制不住赌船的手直到资源全部耗完吗?
没图纸(。
34.认为自己算非还是欧?
非。
35.捞出过最好的船是什么?
刚打到这个地方还没捞出过什么好船...(
36.欧卡奇过吗?
不是欧(。
37.你认为你的婚舰是怎么看待你的?
“这人为什么一直放置我们啊?”
38..甲鱼还是咸鱼?
咸鱼(。
39.有没有非常执念的绝版船只?
没有...之前那几次活动的船都没啥特别想要的...
40.认为稀有但不实用的船有必要刻意去赌/捞吗?
看喜不喜欢咯。
41.早期非稀有非强力的主力船只现在还在吗?
尚处在早期(。
42.有没有想对婚舰/秘书舰说的话?
一直放置你们对不起啊...等到ios台服开了再(ry
43.有想对其他船只说的话吗?
同上(等
44.有没有因为推图不顺心生过气?
没有。纯休闲玩家(第二次
45.有没有因为造不出想要的船而产生过弃坑的想法?
没有,同上(
46.玩了这么久,觉得自己的肝还好吗?
舰n对于我的意义并不是游戏...更多的是对于设定和同人的喜欢...所以也不存在肝游戏这样的...
47.觉得自己在什么情况下会弃坑?
为了学业和现实之类的...
48.请用一小段话来描述自己镇守府的实况吧。
从那两家撕起来之后长草很久了...准备期末考试的时候删游戏,考完试那两家就撕起来也不想玩了,台服ios又是有生之年...
49.是男提督还是女提督呢?
女。
50.最后,发表一句做为提督的感言吧。
Nevada大姐姐好帅啊...Rodney酱好可爱啊...(x

今天的摸鱼(...
偶尔也会想画画强气系角色的泣颜......

半夜暗搓搓发图(x
忘了在哪里看到过的设定“舰娘平时是穿私服的”这样子...于是开了脑洞(ry

“舰萌不适合老年人”

*看了无糖白莲大大在p站更的图 然后脑洞的小段子
*ooc


--
“姐姐,有酒么...”
看见自己的妹妹垂头丧气的过来讨酒喝,内华达愣了片刻,接着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她轻车熟路地拎来几扎啤酒,一边笑着问:
“怎么,你看那个什么'舰萌'的预选赛结果了?”
啊...被猜中了,不愧是姐姐。俄克拉荷马叹口气接过酒,仰头灌进一口接着忿忿地说:
“姐姐,我们就有这么不受欢迎...吗?”
哎呀这孩子也真是。内华达也灌了口酒坐到自家妹妹的身边,用力揉揉她稻草金色的头发,安慰般说:
“那玩意是年轻人的活动啦。我们'老年人'不适合这种东西。”
“'老年人'...”
俄克拉荷马好像还想说什么般犹豫了片刻,最终选择了默默地喝着酒。内华达看她不作声,轻声苦笑道:
“来,喝酒喝酒。我们只要有酒有肉就好啦管他什么舰萌。”
看着自家妹妹仍然脸上带着几分沮丧,她补上一句:
“就算再怎么不受那些提督喜欢,你老姐我可一直是你的拥护者哦。”
噗。俄克拉荷马呛出一口酒,捂着嘴红着脸不断的咳嗽,内华达也像是对自己刚才的话感到有几分不自然,又喝下几大口酒,接着便恢复了那一如既往的不羁笑容。
“快点,再去找点肉吃...”
“就这点,完全不够呀,再来!”
“......”

疯到了很晚的两姐妹到第二天便各自把“舰萌”忘到了脑后,继续着她们的远征生涯。
...嗯,的确是不适合老年人的活动呢,舰萌。
但是也有适合她们的娱乐,不是么——。

我画完自己都看不出来画了啥系列。
...这人衣服好难画【
其实只是想画一下“夏天扎马尾的大姐姐(?)”然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你谁啊”(ry

-

舰n,萌新终于过了2-4感觉有点小激动(x(于是忘截图了...
Rodney我女神!昨天随手建造get了纳尔逊然后改了罗德尼,两姐妹一起上每次进boss点都是白天把对面打光感觉好爽啊(...
正好也没资源啦于是删游戏封港准备期末考试。
因为很重要所以再说一遍罗德尼太帅啦(最后一次是首轮炮击一发斩杀院长 还没怎么有实感就过了2-4(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