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凡人所能做到的事情”

好久没来lft,除个草。saki最新话观后感(。)完全是私货就不打tag了...算是脑洞接下来会有怎样的休息室剧情吧。

--
101700。
嘲讽般的分数。
二回战被魔物们玩弄于掌心毫无还手之力的自己以这样的分数毫无颜面地险险晋级,三回战打出了极限水平全场无铳的自己,以这样的分数,以这样与第二名100分的分差宣告败退。
失望吗?
末原恭子这么轻声问自己。
答案是也许有失望,但没有遗憾。
她目睹了有珠山那个嘴角总挂着悠闲笑意的赤发少女如何入手72000分又如何在一次次有意无意的点铳中败光了胜来的点数,目睹了她早已熟悉的清澄大将宫永在前半战的迷茫后如同二回战般绽放出了属于自己的岭上百合,更目睹了临海的格鲁吉亚小个子女孩压抑许久后连续三局浪潮般的和牌—如此把清澄送入了决赛,把她,送出了这个赛场。
就算是如此微妙的方式,如此毫无还手之力的结局,她也必须要接受—并且是平心静气地接受。
有什么不平心静气的理由?
面对着三个“非人类”,凡人末原恭子已经做的足够优秀了。狮子原全场封魔时基础雀力的碾压,超越魔物的成牌速度,她已经比二回战懵懵懂懂一味不信邪的向前冲结果点炮无数的那个“凡人”要成长了太多。尽管这样的成长并没有带来比起二回战更加令人满意的收场,但末原所做到的一切已经让全场目睹了这个凡人在被魔物逼到极限时所爆发的惊人力量。
—即便仅仅是一个凡人,她前进的身姿也散发着毫不逊于魔物的耀眼光芒。
......就算这么说,...就算这么说,姬松仍然是要退场了。
这也是自己在高中的最后一场比赛了。
“辛苦了。”

这么说着的末原离开了赛场,离开了这个记载着她的青春和成长的牌桌。
直到最后,她仍然保持着属于“军师”的那份从容和冷静—直到她看到爱宕洋榎站在她面前露出了属于“主将”的自在笑颜。
“做得很好了,恭子。”
她拍拍她的肩膀,那大概是没正经的,爱宕式的温柔。
“难过的话就不用硬撑啦。”
不觉间她就意识到泪水已然溢过了眼眶,还好这里是只有两个人的场合。如果这样子被小漫她们看到,恐怕自己的形象就要保不住了吧...之类的。
真是的,在这种时候,自己都在想些什么啊。
之前已经有重复过很多遍了,...没有后悔。
这样离开是自己能力范围内最好的结末。
“跟魔物间仍然有差距之类的,那种事情也没办法嘛。但是恭子就是恭子啊。跟那些魔物不一样的。”
倚着墙壁,爱宕淡淡地这么说道。
“'锻炼自身'的成果,我们都看到了。真的很厉害嘛,你。”
“...谢谢你,......洋榎。”
接过友人递来的纸巾拭干泪水,末原用力地勾起嘴角镇定下声音中仍带着的哭腔启齿。看到这样的末原,爱宕不由得失笑。
“终于肯叫我洋榎了呀,难得看到你这样嘛—”
“...那还不是因为你一直恭子恭子的叫。”
末原抱起双臂。
“看着吧,洋榎。我会在我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的。”
“嗯,很有志气呀,那我会看着哦。从今往后你还能把凡人的极限拓宽到什么程度—不过我可不认为你能超越我。”
“那算什么自大狂式的发言啊...”
“洋榎我可是主将来的!前种子校的主将,嗯,恭子你有什么不满吗?”
“...”

回归了正常运转的二人从赛场的大楼中走出时,阳光很好,仍是属于东京的通透夏日,一切就如同她们走入这里时一样的平静美丽。
—那么属于她们的故事,属于姬松高中的故事,还远不会在这里结束才对。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