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约定”


*企蜂。设定有点儿奇怪。
*梗来自risou的Rue(sm26952104),文中摘录的歌词也都出自这曲。



--

晨。
企业烦躁的按下响个不停的闹铃,半支起身子习惯性的向着身边看去—空空如也。
那里本应该有谁在的...她用力揉揉太阳穴回想起那个有着耀眼金色长发的少女,换作平日这时候,那孩子应当还蜷缩在床上酣眠着。
—那是她的妹妹,...大黄蜂。
可是她不可能再看到这样熟悉的温馨一幕了,大黄蜂已经离开了她身边,—永远层面上的。

--
她们是舰娘,但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是舰娘。企业见到这个久别重逢的妹妹时对方还只是个自认为平凡的女高中生,直到她唤醒了大黄蜂的前世记忆帮她与自己的舰装磨合,大黄蜂才尚带些不情愿地去她所在的舰队报了道。
企业觉着这是她这辈子干过的最蠢的事情,没有之一。
她还记着在建造厂她一点点引导大黄蜂回忆起自己身为舰娘的灵魂跟那些尘封的往事时,对方带着些新奇又惊异的眼神。她大概想起来了空袭东京的辉煌也想起了那些个打的并不算太漂亮的海战,以及前世那有些不协和的结末。企业知道这一切,因此那时的她试图缓解气氛般说出了“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情啦”这种话。
...她的预料完全是错的,那样的事情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毕竟这是一样的战争年代,只不过曾经互相厮杀的IJN军舰如今变成了战友,敌人是一帮人外生物深海栖舰。
换句话说这样的战争也许会更残酷些才对,人外生物没那闲功夫去把对面的沉船捞起来改造成自己的船,就算改造了那也许还不如沉了好。
所以大黄蜂选择了后者。
前日的战斗中她不顾大破,无视了指挥官的指令贸然进击—那时企业并没有在她身边,甚至没能看上自己的妹妹最后一眼—然后她沉没了。或许是为了不为敌人留后路吧,她用了最凄美也是最残暴的方式被完全摧毁后离世,就连舰装的龙骨也在爆炸中分崩离析,没有一点能被救回的余地。
企业在演习场回来听到这样的消息,心脏在瞬间停跳了片刻,窒息般的痛苦攫住了她,她无法接受再次以这样自己所无法左右的方式失去自己最重要的妹妹。
明明前世那样的结末就足够让她无法接受,终于再度相见了,终于可以与她坦诚相待了,像梦一样的幸福时光那么短暂却也真实的存在过,企业试图去抓住去感受去夺回那样的幸福,那是她不可替代也无法忘记的妹妹。
所以,在这样下着蒙蒙细雨的清晨,在这样一个本该美好的一天的开端,她思考着自己是否可以改变些什么。
......能改变些什么的,也许只有奇迹吧。
那么拜托了,请给我看看奇迹是什么样子的。
双手合十,企业闭上眼无声地祈愿。
“要是能轮回重生...要是能将一切尽数遗忘。选择不与你相遇是否会好些?”
意外的,在这么想过之后,她听到了在自己耳边响起的某个声音。
“...如果你愿意的话,轮回是以舍弃记忆为代价的。”
“什...”
没想到超自然现象真的会发生,企业有些慌乱地尝试回应那个声音。与此同时,她似乎想起了些什么。
—但已经来不及了。刚刚恢复的些许记忆随着意识一起消失殆尽,她被卷进了时空的漩涡。

--
再度睁开眼时企业正在镇守府内无所事事地发呆。她愣了片刻想了下自己刚才的恍惚感是怎么回事,结论是大概昨晚跟那帮战列舰喝酒喝到太晚没睡好的缘故。
那么今天就用午睡补回来吧,她这么想。
接着指挥官那边就发来了接新舰娘来着任的命令,...结果又是自己干这样的麻烦活,午睡怕是睡不成了。企业伸个懒腰站起身,走到镇守府大门口。
面前的这个少女一身高中制服模样的水手服疑惑地四处张望,看来是个记忆还没恢复的孩子。企业挠挠头,上前去拍她的肩。
“你是...”
“他们说,我是航空母舰大黄蜂,让我来这里。”
金发的少女连自己的名字都拼的有些磕磕绊绊,企业听见这样的字母组合却愣了足足有三秒钟。
“...啊哈,好久不见啊妹妹。”
她干笑。比起与妹妹久别重逢的喜悦,她心中似乎还掺杂了些别的情感。那情感是什么她说不清楚,也不想去理会。
直感上来讲如果自己这时候想起来了些多余的事情会把事态搞得更糟,所以还是别想起来的好。她回过神,自然地拉起大黄蜂的手。
“走吧,我们先去建造厂,在那里我再给你详细解释。”
“建造厂?...好吧。还有你说你是我的姐姐?”
“所以说到了那里我再跟你解释啦。这事,...说来话长。”
要是说真心话的话企业并不太想让大黄蜂去回忆起她的前世,她不确定在有了那样的回忆后她们是否还能像普通姐妹一样愉快的相处。但回忆起那些也是成为一个完整的“舰娘”所必需的,相处之类的事情到那时候再说吧。
—现在的企业,有着不再让同样的惨剧再次上演的自信。

--
“...圣克鲁斯,...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回忆起那些东西看上去对大黄蜂来讲并不好受,企业安抚地拍拍她的背,低声说:
“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情啦。”
“...嗯。”
大黄蜂沉默片刻后点头,她随意地束起自己散落的金色长发,戴正了为她配发的帽子。企业看她正经的样子,微微笑起来。
“还挺有模有样的嘛。走,我带你去装备你的舰装。”
大黄蜂正打算跟上企业,却突然见她换上了严肃些的脸色回过头。
“还有就是,约好了不要乱来,好好活到这场战争结束哦。”
她并不明白自己的“姐姐”这是在玩哪一出—事实上企业也不明白。她只是遵循着自己本能般的想法说出了这样的话,话音刚落她也有些没有实感,这样大概会吓到那孩子吧,自己也真是。
“我会努力坚持到底的。”
大黄蜂的回答却十分的正经,也正如她从前世到现在都没变的倔强性格。企业多少感到宽慰了些。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她又补上一句:
“另外,现在我们的镇守府并不缺人手。我会跟指挥官说的,你先去那边岛上的镇守府也好。”
...这人真奇怪,说了“我是你的姐姐”又把我赶走...不过理由像是比较正常,那也没办法。
大黄蜂闷闷地点了下头。

--
“最终,我们只能隔着这样令人痛苦的距离活下去吧。”
“就算隔着这样令人痛苦的距离也好,我想让你活下去。”

--
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企业完成了日常的演习任务回到港内,接着就收到了来自前线的战报。
“距离这里最近的镇守府,...有舰娘在本次的出击任务中沉没,原因是擅自大破进击。”
小声地读着电文,她的瞳孔猛地缩小。不需要看沉没舰娘的名字,不祥的预感就席卷了她全身,她颤抖着双手握紧那份电文,终于还是在纸的底端看到了那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Hornet,Hornet。
...为什么呢。
那个瞬间,潮水般的记忆也涌进了企业的大脑,这是第几次了呢。
即使有过那样的约定也好,即使选择不在一起也好,只要自己与她相遇,...只要自己仍旧保留着那份感情,那么就无法避免看到她的死讯吗?
我们说好了要活下去,可是离开的仍然是你,那么如果再来一次,如果从开始就把这一切完全颠覆,如果只让你做个平凡的高中生,那么这是否能成为解决一切的方法?
企业不知道。她甚至在怀疑还有没有reset这一切的必要,但结论是无论如何她还想要再试试。
正因为对方是大黄蜂,是她心怀愧疚喜爱如同五味瓶般复杂情感的那个妹妹。
所以。...请好好活下去啊,至少我想要知道在这个不变的日期过去之后,你还能正常的呼吸着。
于是企业再度双手合十,不知从哪里出现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熟悉的恍惚感过后,她再次回到了镇守府那个无所事事的上午,接到了去接新舰娘的指令。
—也很自然的,再次忘掉了一切。
她低声抱怨着起步前行,却在走到离门口几步远时愣住了。她看见了那个彷徨着的金发少女的身影。
好像被电击一般,她的脚步止住了,有谁在告诉着她“不要继续往前走,不要去触碰她”。
...要命。
企业随便抓了个路过的舰娘,嘱咐她:
“那边那个是指挥官说的'新舰娘'吗?...我恐怕那孩子只是个走错了地方的高中生吧,去告诉她回到自己原来呆的地方就好。”
路过的舰娘一脸莫名其妙的盯着企业看了两秒钟,接着向那个金发少女走过去。
突然,企业像是想起了什么,叫住了那个舰娘。她上前附耳说着:
“还有就是跟她讲,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想不开,...约好了要好好活下去。”
对方这次换成了看外星人般的眼光上下扫视了企业,估计在想“自己队伍的王牌这是吃错了药吗”之类的事。她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传话的要求。
企业松了口气,转头准备打道回府。不知为何,她此时心中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

--
虽然被说了“回到原来的地方就好”,但大黄蜂仍然觉着有哪里不对劲。
在方才的地方那个与她对视后又奇怪地扭头走开的女孩子,似乎触动了她心中的某个开关。那少女赤色的眸子中燃烧着些她读不明白的情感,欲言又止的模样更令她在意。大黄蜂觉着在哪里见过她却又说不明白,她莫名感到心中一阵发堵。
走出几步路,她停了片刻,感觉到不能就这样简单的回去。
...还想再,和刚才那个女孩见面。
她本打算回到刚才的镇守府,想了想那个对她说话的舰娘的语气,心中又打了退堂鼓。
最终,她停在了另一个镇守府的门前。
...总之是,如果加入这些队伍中的话,总会有几率在战斗中之类的,与她碰到的吧。

--
再次在那个上午接到战报时,还不需把折成四折的纸展开,企业的记忆就已经回位。—也正是每次都到了这样故事画上了句点的时刻,她的记忆才有回位的可能。
她在战报上看见那个名字时异常的平静。
或许这就是命吧。
所谓奇迹也不过是这样廉价的东西罢了。回到宿舍,她无力地瘫坐在了床上,把手表的时间调到了她们相遇的前一天。
最开始她是想如果不与妹妹重逢那么就不会再次目睹无法避免的惨剧发生,应当是轻松的才对。
现在她所意识到的是,不重逢对于那个无论几次都会忘掉一切的自己来讲其实是更痛苦的事情。
是的,每次她都会抑制不住的去与妹妹相见,那是最原始的也无法被改变的欲望。也许她仅仅是为了能够看到她最熟悉的,大黄蜂那柔顺的金发和碧蓝的双眼,为了能够感受到她的气息。那么她与她相见,是不是命中注定?
现实是,只要她与妹妹相见了,就算那个相见仅仅是片刻的对视,结局也无法被改变。
那么命中注定的其实是这个结局才对吧。
即使撒谎说着“这次能够改变一切”“这次不会破坏掉这样的幸福了”,回到那个重逢,回到镇守府门口也一样,赤眸与蓝瞳目光相撞的一刻就注定了一切,如此的二人仍旧会毫无变化。
—然后她们会继续那个并没有实际效用的约定。
“活下去。”

--
又是下着蒙蒙细雨的清晨,距离大黄蜂的离世也有整整一年了。
意识到舍弃记忆的轮回无法改变注定的收尾,企业所选择的是前进去迎接下一个早晨,—下一个没有大黄蜂在的早晨。
战争还没有结束,她必须前进。
现在她也已经习惯了住在只有她自己在的宿舍,习惯了清晨醒来身边不再有那个蜷缩着酣眠的金发少女。她按下闹钟,换上为出击准备的水手服。
等一下会去帮你献花的。
...现在呀,先让我活在当下吧。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