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ストライクウィッチーズ1947-エーゲル

纯脑洞。自己写着玩儿系列。

艾丽卡明白她不能一直任性下去。
即使她曾经认为自己与王牌搭档还有着长的看不到尽头的未来,即使她如此依赖与“特露德”在一起的分分秒秒,她也意识到是时候画下句号了。
—前次战斗中,她清楚地看到以往所向披靡的巴克霍隆魔力已衰弱的不成样子,再这样下去会有怎样的后果她比谁都更懂。如果自己的搭档这时可以比作几年前的坂本美绪,现在自己的身边也已没有宫藤芳佳的存在。没法挡下一次像样攻击的护盾,失误就代表着死亡。
...她已经21岁了。
她的妹妹还在家里等着她。
她应该退役了,她已经有足够的成就。
...但是,但是......。
在这样的夜晚中,艾丽卡·哈特曼大尉无论如何也无法入眠,她越是去探索自己没法顺畅地接受“特露德应该离开”这个事实的原因,就越是清晰地感受到从心底渗透入全身的刻骨痛苦。
她们一直在一起。
她们今后也“理应”在一起。...她本想这么认为。
不过她们之间的故事从开始起就预定好了结局的台本,共同战斗共同退役这样的happy end是不可能存在的。
艾丽卡最终还是没办法轻松地放下这么多年的时光。她的整个少女时代都与巴克霍隆共同翱翔共同燃烧,她早已习惯了每天清晨有那个粗鲁的声音叫自己起床,懈怠时会有严厉的说教劈头盖脸的向自己打来,失落时会有甜甜的巧克力帮自己打起精神,战斗时有那个人在身前做着无所畏惧向前冲的剑,自己便充当防守住每个死角的盾。她们是王牌组,是最好的战友也是彼此最亲密的朋友。她们的年龄差所注定的如此结局艾丽卡并非没有预料到,只是她仍然没有放下这一切。
“...芙拉?怎么还不睡?”
隐约地,她听到了背后传来的声音。
“没什么,今天早上起太晚啦。倒是特露德你早点去睡吧。”
她努力打起精神用与以往一样明朗的语调这么回答。意外地,她没有再次听到那个人的声音。于是她支起身子看向对方。
窗口流入的银白月光勾勒出了她脸颊瘦削的轮廓,散开的酒红色发丝也被水似的光芒所点染,轻薄睡衣所包裹着的纤细上身倚在床头。只有在这时艾丽卡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明确的看到这个总是那么坚毅的军人也是一个普通的少女,也会偶尔露出这样有几分忧郁的神色。她张张嘴,却发不出什么声音。巴克霍隆看着她轻轻苦笑。
“我明白的,芙拉。不用担心,我不会这么简单离开你的,毕竟你还是个没法让人放下心的孩子。”
“...我努力的话你就能够安心了吗?”
这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艾丽卡绝不能允许巴克霍隆因为自己而勉强地留在这里。她的理性叫嚣着要赶快劝搭档退役,感性却哭喊着说着我还想和特露德在一起。任性自我如艾丽卡,这时理性也占了上风,原因正是对方是自己最重要的同伴。
因为是最重要的同伴,所以不想让对方因自己而受伤。
因为是最重要的同伴、...所以自己寂寞也没关系吧。
巴克霍隆听到艾丽卡这样的回答愣了片刻,抿紧嘴带着有几分怀疑的目光盯着她。
“...你啊,真的会好好努力的吗?”
“我已经是大尉了哟,特露德。”
嘿嘿。这么像以往一样咧开嘴坏笑着,艾丽卡尽力隐藏住内心快要溢出的不舍,扮演着可靠军人的角色。看到她这样,巴克霍隆没办法般点了下头。
“...有成长的话是最好了呢。假如,...我说假如,我真的离开了的话,你可不要忘掉刚才说的话,好好拿大尉的标准去要求自己。”
“明—白。特露德真是的,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啦。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还是很清楚的。”
艾丽卡一歪头,笑颜轻快不变,巴克霍隆终于也被感染,那一直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她柔和了声调叮嘱:
“训练也不能偷懒哦。另外,不用勉强自己,有什么事情去找米娜就好。”

那晚她们很晚才睡觉。艾丽卡最终并没有不舍流泪,她从巴克霍隆的一言一行中读出了退役后她一定能比现在过得更加幸福这样的讯息。
如此,她的心便不知为何轻松了许多。
自己仍然会寂寞会不习惯失去对方的生活,但她会过得很好,这就够了。
...我们是王牌组嘛。到最后为止都是王牌组哦。所以特露德要漂漂亮亮的离开才行。
在那之后我会加倍的,连上特露德的份去一起努力战斗。
那样的承诺都已经做出了,要让她安心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