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天之弱”

*虽然题目是天弱但是本体内容跟天弱并没有什么关系(...)仅仅是听这首歌的时候开的脑洞所以就起了这个题目...
*cp北安x大黄蜂。北安第一人称。
*ooc的我自己都不忍直视了 慎入...

01
我是重巡洋舰北安普顿。
...是在这个港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位舰娘。
所谓“普通”的概念,大概就是身处远征负责的第四舰队,几乎没有参与过出击,也没有在演习场上跟那些强大的战舰打过对面。
没办法嘛。我的能力并不突出,能够有这样的地位已经很满足了。

02
在远征的路上,我有时会碰上出征的第一舰队。
说不羡慕她们闪耀的身姿是假话。远远看到她们的身姿,我会放慢航速,等待她们从我身旁掠过。注视着她们或是整理着自己沉重的舰装或是回收着舰载机,我偶尔也会想象如果自己是她们中的一员会怎样。
结论是,无法去想象。
从舰种上来讲就已经决定了我挤不进她们中去。比起那个,还是干好远征的工作来的现实一些。
啊,顺便一提。在她们之中,唯一会注意到我,会停下跟我打招呼的是航空母舰大黄蜂。
...不用那么看我啦。我懂我懂,这并不意味着什么,说实在的也跟前世的那些破事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因为她似乎是与生具来的亲和力——那也并不只针对我。
所以我也并没有多想些什么,仅仅是会礼节性的回以问好。阳光好的天气,她的金色长发会尤其的闪耀,即使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也是一样的熠熠生辉。距离足够近的时候,我甚至可以看清楚她大腿内侧的CV-8字样,那是她为了证明自己身为一个军人的决心而纹上的。
...打住。因为是这样闪闪发光的前进着的人,所以我会盯着她看到出神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对吧。
当然,我在她眼中不过是和其他重巡洋舰毫无区别的一员,这点我也清楚到不能再清楚了。

03
我的宿舍和大黄蜂离得很近。
就算是同为美舰,也离得太近了一点,毕竟我跟她并不是同一舰种。
...嘛。也许提督另有安排。
至少对我来讲,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大黄蜂每天起的很早。我在刚刚起床拉开窗帘时,就可以看到窗外她迎着朝阳在港区跑步锻炼。
...也许是我起得太晚了也说不定,这种事情先不谈。
在那之后我会去领早上的补给,她则会去演习场。
唔,刚才说“也许是我起得太晚了”那样的话驳回。因为即使是在全员都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的第一舰队,她也总会是最早到达演习场等待着其余人到全的那一个。
晚上的时候,出征回来的她时不时会撞上远征回来的我。是因为碰巧也是由于宿舍离得近,我们时不时会一起吃个晚饭之类的,顺便聊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大黄蜂有时候会问我,北安你想不想和我们一起出征?
没有没有,那种事情我不敢想啦,感觉好危险。
这种时候我一般会这么回答。
当然是骗人的。
但因为是这么普通的我,如果说出想出征的话之类的,会不会很奇怪,所以只好这么说了...吧。
大黄蜂这种时候会用一种有点复杂的眼神看着我,片刻后又露出像平常一样率性的微笑,说着北安你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好。
...所以说,我现在在做的并不是我想做的事情。能尽力做好的,仅仅是“能做到的事情”。
大黄蜂你真的很努力啊,注意不要累坏了自己。这样的话题曾经被我挑起过一次,只有一次。
大黄蜂的反应让我不想再第二次挑起这样的话题。她皱起秀气的眉轻轻叹气,小声自言自语后勉强地做出无所谓的表情,说这种程度不算什么啦。
我能够听清她的自言自语在说什么,尽管她并没有想让我听清。
不努力的话,本来就不属于最强航母队列的我,根本没法在第一舰队立足啊。
...大概就是这样的话。
她非常珍视自己第一舰队的位置,无论何时都想要为镇守府出力,这样的心情我是明白的,我们都一样。
...只是,那样的方式,偶尔也会让人觉着有点心疼。

04
前世的事情,大黄蜂也有跟我聊过。
那个时候她摆出严肃的表情交叉着十指对我说了“真的很谢谢你”,老实说吓了我一跳。
...并没有什么好感谢的,因为我也并没有成功的救了你啊。
那个时候的我不够强。明明想要变的更强,明明想要保护重要的人,结果转世后仍然是这样弱小的角色。
没办法的事情呢。
我摆着手对大黄蜂说没什么啦,反倒是这边该说对不起才是。
...说对不起的话,这个对我来讲倒是真心的。
如果能够好好的,好好的保护她一次就好了。毕竟我是为护卫而生的...。
所以我想要变强,但变强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而现状看上去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那么,还是继续这样下去吧。
这么一想的话,我还真是没出息的人。

05
我也没想到转机会那么快到来打破这看似安定的现状,快的让人有些晕头转向。
每周惯例的港区全体会议,提督公布了出征去新海域的第一舰队名单,刚好,由于之前第一舰队的成员有两人还在入渠修理,因而有两个空缺位置。
提督说了他拟定的这两个空缺位置的人选。
从一开始公布的四个人,到后来的两人,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说大黄蜂的名字。
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勇气毫不犹豫的推开椅子站起来,对着提督说“请问为什么不让大黄蜂出征”。
他的回答是这片海域很危险,大黄蜂对鱼雷的防护能力让他感觉很担心,因此不让她出征。
我犹豫了片刻。
接下来脱口而出的那句话,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
“请让我护卫大黄蜂出征...!”
提督怔了怔看向我,显然是没有预料到我会这么说,...我也没有考虑过他会不会答应。
接着他露出玩味般的笑容,点了点头。
“那好,你们就去试试吧。”
于是现在填补两个空缺位置的就是大黄蜂跟我了。
直到走出会议室我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练度跟性能都不够放在第一舰队的我,与其说是护卫,不如讲简直是要去拖她们的后腿。
但大黄蜂看上去并没有这么想。她笑着对我说下次出击请多指教咯北安,她还说接下来训练要加油了。
...是啊,我要和她一起出征了。因为是只会朝前看的她,所以才这么毫无负担吧。
应该是从之前就一直在憧憬的事情才对,现在内心却全都是不安,这是不是该算作自作自受...?
她叫着我的名字,她对我说加油。
...仅仅这样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我无法去想象在那之后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06
这天晚上我把次日晨的闹钟调快了一小时,准备第二天跟大黄蜂一起跑步,然后去演习场提高练度。
然而大黄蜂还是比我要早,她看到我的时候露出了几分惊讶的神色。
我跑到了她的旁边。
清晨柔和的阳光下她侧脸的轮廓干净而漂亮,臂肩随着步伐有节奏地摆动,我不觉间再度盯着她入了神。
直到她对我说看前面啊北安小心摔倒,我才回过神来。
看上去她虽然有些惊讶,但也不是没有预料到我的到来。
因为是你啊。她这么说。
北安你应当就是那样的人。
...怎样的人?
我这么问回去。她支吾了半天也没有说清楚,重复着反正就是那样啦。
希望她不要因为之前经历过的事情而对我有什么过高的期待才好...罢了,也是因为经历过那样的事情所以才会对我不抱什么期待吧。
这次北安能做到什么程度,我会好好看着哦。
正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她就这么说了。要不要这么迅速的让我难堪...
我并不清楚自己能够做到什么程度,不过我会尽力的。
尝试着这么去回答她,她给予了我鼓励般的微笑。
我也会尽力的,所以一起努力吧。
说着她突然加快了步伐,我也加快步子想去追上她,却因为节奏被打乱而险些摔倒,她一把拉住我。
所以说要小心啦。
嗔怪般,她这么说。
...又是她拉住了我呢。
但无论如何,我也想为她做些什么。能在下次的出击中做到也好,不能也好,那是我有些自私的心愿。
一边是为了彻底摆脱前世那些事情给我留下的悔恨,另一边...我也不清楚那是怎样的感情。
也正是那样的感情,驱使着我想要和她以相同的步调前进。

07
出征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练度也提升了不少所以一定没问题的。出征前大黄蜂用力抓着我的手给我打气,我带着几分为难点头回应。
...之前夸下了那样的口,实际上自己能干出什么成绩,我根本不清楚。
也许仅仅是在旁边看着她们战斗,最后还是像个无关人员一样回港。
...不,那也太难看了。
更坏一点的话,我也许会被打得很惨...嘛,那样也不坏吧。
至少那样的话就有了些出征的实感。不是远征,是出征呢。
海面上我与大黄蜂并排航行。这不由得让人回想起以前远征回来碰上她,她远远向我打招呼的那些日子。
我现在,正和全速前进着的她,站在一起。
我想要变强。想要变强的目的就是现在我所在做的事情。
和她站在一起,在离她最近的地方看着闪耀的她前行,...同时,保护她。
即使现在的我离理想中那个能够好好保护她的自己还是那么远,但这至少算是迈出了一步吧。
猛的,之前我无数次体验过的那无法言说的感情攫住了我的心——在离她现实距离如此近的当下,回味起这样的感情,我却仍然觉着离她那么遥远。
不会缩短的,那样的距离中要填上什么才好...?
仍然无法把想要说的话直率的说出口的我,大概,是天生的胆小鬼。
大黄蜂似乎意识到了我在出神,拍拍我的肩。示意我前方有敌舰。
...啊,真快呢。
用力甩甩头把多余的想法驱逐出脑外,现在我是隶属第一舰队的重巡洋舰北安普顿,战斗马上就要开始。
至少在这场战斗中,我不能容许自己因为无聊的杂念而出现什么让人无法饶恕的失误。

08
战斗很激烈。
提督说的没错,这片海域的确相当危险,就在刚才,两枚炸弹直接命中了我,前一天晚上刚刚经过维护光洁如新的舰装瞬间变得破破烂烂。
大黄蜂减慢航行问我的伤势如何,需不需要先撤退,我坚决的摇头。
因为现在和她在一起,所以这点小伤,怎么说也不能退缩。
这是之前从没有过的机会,之后能不能再有也很难说。我要尽自己的全力打好这场与她并肩的作战。
“大黄蜂!后面!”
旁边的舰娘忽然发出了惊叫。
我回头。
鱼雷,是提督提醒过我们要警戒的鱼雷,正划出潇洒的白线,成群地冲着大黄蜂扑过来。
在那个瞬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大黄蜂正在回收舰载机,难以做出快速机动。
这代表着她很难躲过这些鱼雷。
这又意味着什么?
不知为何在这样紧急的关头,我的脑内又浮现出了前世的场景。
那个被炸弹鱼雷袭击,已经全身鲜血淋漓的少女,最后便是被这样的鱼雷击垮。
约克城级的两舰,都是以这样的方式...
我决不想看到这样的事再发生。
...要做些什么才能阻止这样的事再发生?
我来不及多想。

09
“下次出击请多指教咯,北安”
“接下来训练就要加油了”
“这次北安能够做到什么程度,我会好好看着哦”
“练度也提升了不少所以一定没问题的”
“...需不需要先撤退?”

这是跟上次的会议那时候相似的事情。
我的身体先于大脑作出了反应,等到完全的反应过来时,我就意识到那些鱼雷全都打在了我的身上。
...啊,好像是扑过去替她挡下攻击了来的......。
真是没用啊,只能想出这种粗暴的方法,不过算是好好保护她了吧...?
耳边响着些嗡嗡的杂音,身体不受控制的没入水中。嗯,被击沉了。
这倒是之前没有预想过的事情。
意识逐渐模糊,我却意外的冷静。
因为是最后的关头,所以脑子也出奇的变的好使了么...真是好笑啊。
不知为何,在这时,大黄蜂曾经对我说过的那些话一遍遍的在在我的脑内回响起来。
...果然,就连在这种时候,我也没法控制自己去想她呢。
逐渐变的遥远的海面那端有谁在声嘶力竭的呼喊着我的名字,那是大黄蜂的声音。
太好了,在最后一刻,还能听到她在喊着我。
只是如果让你担心的话我也会困扰的...所以大黄蜂,请不用再管我了...。
尽管无法把言语传达给她,我仍然用力张开嘴试图说些什么,结果只能是加速我的下沉。
终于,由海面传来的最后一缕光芒消失了,连那样的声音也远去了,我合上双眼。

10
我是这个镇守府非常普通的一艘叫做北安普顿的重巡洋舰。
航空母舰大黄蜂是属于镇守府第一舰队的,优秀的舰娘。
我曾经做过跟大黄蜂再度一起出击,保护好她的梦,然后现在这个梦变成现实了也说不定。
虽然结局并不是happyend,但我很幸福。
从一开始,那个总是竭尽全力前进的她愿意稍微停下脚步等等我,愿意回头去看我,就已经超出我的预期了。
就算到最后我做到了和她去并肩作战,但那样的我和她之间实际的距离丝毫没有缩短,我是知道的。
...所以,最后也没能说出那样的话,我真是...没用啊。
算了,就算好好回去恐怕也是没法把心意传达到的,所以这样就好。
我并不需要你去记住我,并不需要你像之前那样对我说“谢谢”这样的话,因为那是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身为北安普顿,不管怎样都想要完成的事情,我已经完成了。
...但是,但是......

在谁的声音也无法传达到的海底,在深不见底黑暗的重压下,北安普顿向着自己心中的光芒,凭着最后残存的意识微微张开唇。
“我喜欢你哦...”
“...Hornet.”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