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心理咨询”

*架空。
*cp企业x大黄蜂。
*设定是她们转生成了普通人类,企业失去了记忆但大黄蜂仍然保有记忆。
*惯例的:历史梗要是玩出什么差错请(ry

--
“有什么想要咨询的?”
少女看着面前的心理医生,一时有几分语塞,她抓紧了上衣的下摆。
这个医生看上去年纪并不大,和少女相仿的柔顺金发束成马尾,嘴角勾起的弧度刚刚好给人以舒适感,但不知为何,在这个医生面前,少女将早就打好的腹稿丢了个干净,内心涌起了一股莫名的不安。
是的—跟在那样的梦中相似的不安。
“...我最近一直有在做噩梦,已经到了没法正常去睡眠的程度,所以...”
为了打破尴尬的沉默,她这么说。
医生把椅子挪的离少女更近了些,追问:
“是怎样的噩梦呢?”
“...也许会有些好笑就是了。”
少女说到这里时顿了一下,她看向医生的眼睛。医生的目光依旧柔和而带着几分鼓励,于是她继续说了下去:
“我梦见自己化身成了一艘女孩形态的军舰,...我也不清楚是怎样的军舰,在阴云密布的战场上战斗着。”
她尽力回想那个梦的细节,但每一次的回想都让她心悸,她不明白为何一个梦会给她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就如同那是她所亲身经历过的事情一般。
“我躲在雨云下,看着海平面的那端有蝗虫一样密密麻麻的飞机飞来...我很害怕。但我在云下,那些飞机没法去攻击我。”
“那不是很好么?”
医生歪了下头。少女则干脆地给予了否定:
“不。我宁愿它们一开始就来攻击我,因为它们在无法打击我的情况下,转向了另外一艘军舰...我并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炸弹倾泻在那孩子瘦小的身躯上,听着她的惨叫,我非常的难受...直到最后她被所有人抛弃,身上燃着熊熊大火...”
少女紧皱起双眉,下意识地埋下头捂起了耳朵,声音降到了最低。
“她还在向着我呼喊,她说姐姐,救救我...”
这时的少女并没有留意到医生表情微妙的变化,起初温柔的笑颜此刻已有了几分不明显的扭曲,她的膝盖也在颤抖,如同此刻少女战栗的声音一样。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她叫我姐姐,为什么会这样...她在叫我姐姐啊。但我没有办法去救她,我接到了不知道谁的命令说我们已经放弃了她。但我仍然能看到她坚定的眼神,那应该是说,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沉没。”
“那么结局呢?”
“她在敌我双方的打击下沉没了。...没错,大概是为了不被俘虏还是什么的,我的同伴也在最后加入了攻击她的行列。但她挨了无数的鱼雷和炸弹还是坚持到了最后一刻,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喊痛...到最后一刻为止,她只是在看着我。她有很漂亮的蓝色眼睛,能倒映出大海的波浪。在她沉没后,轰炸机的炸弹投向了我,...然后我就醒了。”
少女抬起头,再度看向了医生。
“跟医生小姐的眼睛很像呢,那孩子的眼睛。”
“比起那种事情...”
像是被这样的气氛感染,医生的声音中竟也出现了几分慌乱。她镇定了片刻,像是在确认自己的身份般用力咬唇,接着再度启齿。
“你因为这样的梦困扰的原因,是你觉着对不起那个'她'吗?”
少女犹豫了片刻,她并没有认真思考过这样的梦为何会反复的来袭击自己,抑或是那个'她'究竟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她轻轻点了下头,觉着“对不起”之类的,也许有这样的因素吧。
“那么完全没有必要哦。因为那个'她'也不会责怪你的,从你的描述来看,她一定很信任你,而且也了解你没法去救她的原因。”
出乎少女意料的是,医生并没有说“梦都是假的”一类的话,而是笑着这么阐述,但少女并无法信服这样的阐述。
“她并不是以那样安详的方式离去的...”
“即使她到离去为止心中都抱有着遗憾,...只要你去帮她把那样的遗憾完成就好。而且你做到了哦。—只要这么想就可以了。”
医生引导着少女的思维,少女微闭眼,深呼吸。
虽然听上去是相当莫名其妙又没头没尾的论调,但是意外的行得通。自己能够理解并接受那样的解释方法...真奇妙呢。
“我想因为是你,所以一定能够懂我的话的。事实上,...假如,我说是假如,我是你梦中的那个'她'的话,我也不会对身为姐姐的你有怨恨之类的。你已经做的足够优秀了。”
...'她'会是这样的人吗?
听到医生的话,少女扶住额头思索。结论是肯定的。
明明只是一场梦,但在自己的心中那孩子从轮廓到性格都异常的清晰。那是个倔强不拘小节的孩子,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前进,遭受了各种各样的挫折却从未气馁过。少女考虑着是否要把这样的话对医生说出来,最终她选择了沉默。如果说的这么详细,多少有些不正常的感觉。
“谢谢你,医生小姐。...谢谢你选择不怨恨我。”
也与此同时,在完整的意识到医生对这个梦态度的时候,少女心中一直悬着的沉甸甸的悔恨便落地了。
“说什么呢,没必要谢我呀。我刚刚说了吧?只是'假如'而已。我想'她'也会希望现在的你扔下这样的包袱好好生活吧?”
医生拍拍少女的肩,示意她放松些,接着站起身。
“那么,咨询时间差不多也快结束了。如果还被类似的问题困扰的话,再来找我就好。”
少女也站起身,道别后准备离开。
在推开门的前一刻,她敏感地觉察到身后有什么细微的声音响起。
于是她回过头。

“医生小姐。...你为什么在哭?”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