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1948.7.31”

*ooc
*历史梗如果玩出啥差错了请(ry
*总之内华达好帅啊....!

--
金发的少女在海面上伫立着。
她看着前方可爱的后辈们疯了般向她发射炮弹,身边的海水不断被撕裂,原本平静的海面因这次“任务”而被搅得波涛汹涌,仿佛急不可耐的想将她拉到那幽深的海底。
...“如果说这还能被叫做“任务”的话,如果一个被十字路口的太阳光灼痛以致再也无法前行的老兵还能勉强被称为是USN的一员的话。
“我在珍珠港流过血,我在诺曼底立过功,我在冲绳被自杀飞机撞过,我在十字路口吃过蘑菇。”
她轻声自语,一边迎着前方的炮弹。任务的目标就是让自己被击沉,因而并没有躲避的必要。
应该是,没有什么遗憾了呢。
从一战到二战再到战后,战列舰早已是被时代所淘汰的舰种。她身为这被扔下的大队中普通的一员,理应在许久之前就接受这样的命运了。不如讲能活到现在该是幸运才对—连那时与她共同参与了晒太阳行动的,那艘总是开朗的微笑着的航母小姐也简单的被新时代的武器所击垮,而她,航速只有20.5节,装甲早已老旧的她却幸存了下来—尽管那“阳光”的辐射已剥夺了她继续为她所爱的海军服役的权利。
因此,现在这样的结局,对于一个老兵来讲,应当是最好的归宿。
至少比大洋彼岸的皇家海军那些个被送进拆船厂的“功勋舰”要好得多了。她自我安慰。军人就应当战斗到最后一刻,军舰的结局就应当是与大海融于一体。珍珠港受袭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呼啸着袭来的日本飞机并没有磨灭她的斗志,她是那时港内的姐妹中唯一成功起航的—自然也担负了拼命保护伙伴的责任。她认为即使在那时就被击沉,也是让人毫无怨言的事情。
但她抢滩成功了,被击沉的是她的妹妹。
......是啊,俄克拉荷马就是在这里被击沉的啊。
她自嘲的笑笑。
后辈们,你们还没有发动足够威力的攻击哦?可别小看了这个老兵。她想这么喊出口,但终究还是将这样的话咽回了肚中。毕竟她被击沉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漫长的仿佛看不见尽头的服役生涯已然结束。
自己也并没有像那少许几个幸运的小学生一样被留作纪念的理由。
那么多场的战役,那么多次的危险,自己都挺了过来。所以这次是最后了吧,真的是最后了吧。
看着水底钻来的鱼雷,她微笑着闭上双眼。
能够体验体验长眠于幽深海底的感觉,也不是坏事呢。经历过这么多的自己,没体验过的只剩下这个了吧?
还有...
“我的妹妹,我们终于可以重逢了。”

「1948年7月31日,“内华达”号作为靶船,在夏威夷被BB-61“依阿华”号战列舰和3艘重巡洋舰的火炮、鱼雷击沉。」

评论(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