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圆桌大学生paro】卡美洛大学404宿舍的一天/其上

am 7:00
“嘀铃铃铃铃—"
最先响起的是贝狄威尔的闹钟,但银发的少年早在闹钟响起前十分钟就叠好了被子爬下了床。随手按掉闹钟,他却又听见了刺耳的响声,与他的闹铃显然不是同款。
思忖片刻,贝狄身手灵巧地爬上对面的床,手撑脸颊侧躺在床边,盯着安详沉眠中的红发室友的脸颊沉默了数秒,接着毫不犹豫地把义手硬质的手指用力戳到了室友特里斯坦的眉心。
“该起床了,特里斯坦,今天也要去刷早锻。”
“啊痛痛……我好悲伤(物理)……”
特里斯坦勉强把眼睁开一条缝,看见前来叫他起床的这位187cm美少女,呃,美少年无懈可击的微笑后不情不愿地半坐起身,开始收拾床铺。贝狄沿梯子爬下床,脚刚触了地就想起什么般又登回几阶,手扒着床沿冲着特里斯坦露头叮嘱:
“特里斯坦,昨天我们寝室也因为你床铺不整齐而扣了卫生分喔,如果今天再出这种事情接下来的一周寝室卫生就都拜托你啦。”
“贝蒂,请你不要摆出这种会让少女心动的笑脸说着这种令人悲伤的话,为什么只有对我这么严厉呢……”
特里斯坦把头埋进被子里闷闷地抱怨,抱怨完还是抬起头重新把被子叠了整齐。贝狄则小声嘟哝着“我可没像特里斯坦那样整天脑子里只有女孩子”,无视了身后特里斯坦重复着的“我很悲伤”拿了牙具毛巾准备去洗漱。
而此时,404寝室的另外两名成员—兰斯洛特和高文则还在沉睡之中。贝狄洗漱回来看他们仍没有醒来的意思,犹豫片刻把手圈在嘴边冲着二人叫着:
“兰斯洛特,高文,今早大家都有早课,是不是应该起床了?”
学院无数女生的梦中情人,金发碧眼的高文现在正毫无形象地摊成大字睡在床上,被子被蹬到了一边,枕头上还有隐隐口水印。听见了贝狄的声音,他一个激灵坐起身子手脚麻利地叠了被子跳下床,抓了洗漱用品就奔向卫生间。接着兰斯洛特揉着眼睛打着哈欠也跟着高文晃晃荡荡走了过去。贝狄放了心,于是整理好上课用的书,招呼特里斯坦准备出发:
“特里斯坦—?还没去洗漱?”
这家伙也动作太慢了……贝狄用力揉着额心,所以才需要每天这么早就叫他醒啊,如果他也能像高文那样干事利落就好了……
不过想到了那位王子大人在外和在寝室形象的落差,贝狄觉着或许特里斯坦这样表里如一的慢吞吞,……也不错。

am 7:40
坐在阶梯教室的高文咽下三明治的最后一口,低头开始在书包中翻找课本,坐在他身边的兰斯洛特咬着冰咖啡的吸管盯着智能手机的屏幕正在给谁发信息。高文刚把课本放在桌子上,就瞥见了兰斯洛特手机屏幕上显示出的联系人的名字是加雷斯。他克制住把手机抢过来的欲望缓缓把手伸过去遮住了屏幕。兰斯洛特困惑地抬起头,对上了高文压抑着怒火的眼睛。
“兰斯洛特,快要上课了,是不是应该先预习一下功课,就别再玩手机了吧。”
兰斯洛特自然从高文的目光中读出了他这句话的深意,他尴尬地干笑,顺手关闭了聊天软件的页面,小声说:
“那个,我不会拿你的妹妹……”
“所以说我叫你别再去整天找加雷斯了—"
一直以来风度翩翩的学院王子只有在这种时候会显出有失优雅的愠怒,惹得前排的女生都回头观望。兰斯洛特接着就移走了视线冲着女孩子们摆手:
“各位,我跟高文没有在吵架,请不要太过惊讶,另外—"
他移了移椅子凑近了其中一个长卷发的女生。
“这位同学,上节课你是不是坐在我—咕呜!”
咚,兰斯洛特和高文的头同时被重重地按在了桌子上。
出现在二人身后,毫无顾忌地把手插进两个知名帅哥头发再用力把它们弄乱的,正是露出张扬笑容的小个子金发少女,二人的好友莫德雷德。女生们似乎是难以面对这一幕地纷纷转回了头,于是莫德雷德松开手,接着看见了两张洋溢着怨气的脸。
“我说,莫德雷德你什么时候能换个打招呼方式啊!”
兰斯洛特一只手揉着被撞痛的额头,另一只手拽住了莫德雷德的领带。少女毫无顾忌地打掉了他的手,接着叉腰笑着宣告:
“才不会换咧,这样多有本大人的风格啊!”
“……莫德雷德,啊啊,如此无礼,真是让人悲伤。”
锻炼结束归来的特里斯坦仍旧喘着气落座在了二人的后面,顺口批判着少女的出格打招呼方式。莫德雷德一挑眉转过身,刚想开口嘲笑“你个鸟头整天就知道悲伤”,却感受到了来自上方的凛冽视线,接着在她肩上所加的超出常人力量的按捏让她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贝狄威尔来了。真是的—这四个笨蛋里就属这人最不好对付,明明看着人畜无害还是个胆小鬼—
“莫德雷德,如果没记错的话今早你跟我们并不是一堂课吧,再不早点去你那里,我恐怕你要迟到了。”
贝狄威尔的声音平静却具有威压力,莫德雷德“嘁”了一声后还是快步离开了。贝狄坐在了特里斯坦的旁边,却听见了身后女生的窃窃私语。
“那个是高文的室友来的?也好帅啊……虽然是中性化的外表,真是的,看上去很可爱结果又是帅气的类型吗!”
“没,没有,同学,那个……”
贝狄下意识地回过头,两位小声交流着的女生看见他绯红的脸颊,扑哧笑了出来。
“没有领会到贝蒂可爱的地方也是很让人悲伤的啊。”
特里斯坦双手捧着脸颊,闭着眼慢悠悠这么念道。贝蒂还没来得及对他施以制裁,上课铃就响了起来。

am 11:35
“怎么,兰斯洛特,又要去找女生一起吃饭?”
高文笑着朝正打算往食堂西餐厅方向走的兰斯洛特打趣,兰斯洛特脸一红别过头,一言不发。特里斯坦跟在兰斯洛特边上神神秘秘立起一根手指在唇边晃晃,示意高文不要说话,接着高文望向西餐厅落地窗,辨认出了某个身着洁白长裙的熟悉的身影。
——夭寿了吧,玛修学妹竟然同意跟那小子一起吃饭了?明明之前每次见到这个跟自己某种意义上有血缘关系的高大学长,那个平常总是待人谦和的少女就会露出某种看不可回收垃圾的眼神……
“似乎是玛修的手机短信已经被兰斯洛特的邀请刷到突破了上限,她实在是拗不过就……”
贝狄威尔凑近高文的耳朵小声解释。
“那怎么没把兰斯洛特拉黑?”
“……或许是因为毕竟算是亲人,拉黑显得太没情面了点。”
听了贝狄算不上解释的解释,高文摊开手耸耸肩,看着特里斯坦似乎是拍着兰斯洛特的肩给他提了些什么不靠谱的“约会”建议后就向二人走了过来,放开声音说:
“我可跟那边那两个风流的家伙聊不来的。”
“——高文学长,请让一下!”
从高文身后端着一大碗装满的热汤小心翼翼走来的似乎是高文之前认识的学妹,个子小小却有着引人注目的上围,面容也姣好的很。认出了来者,高文立刻换上了彬彬有礼的笑容欠身让开路,顺手就接过了学妹手中的汤,带着微笑提出邀请:
“真是有缘又在这里碰上了,不知可否与鄙人共进午餐?”
贝狄威尔识相地把特里斯坦拉到了一边目送高文和学妹款款离去,叹了口气环视四周。
“特里斯坦,你别也找了个漂亮女生共进午餐吧。”
“哪有,午餐毫无情调可言,如果是约会就应该选在晚上……”
特里斯坦扬起头郑重其事这么宣告。贝狄威尔眉间的川字又重了一分,打过饭找了位置,二人坐下才发觉坐在他们对面的正是他们的导员—之前在本校就读本科,刚以全系第一的成绩保研的潘德拉贡学姐。
贝狄刚把米饭填入口中,抬头看见了学姐晃动的呆毛和她面前堆得高高的盘子就差点咬了舌头,扔下筷子正坐着说没能及时向导员打招呼失礼了。导员本人则是轻笑着示意贝狄不用这么紧张,替他把筷子放回了餐盘,补上一句“叫我阿尔托莉亚学姐就好,快些吃午饭吧”,贝狄才小心翼翼抓起筷子开始把米饭小口小口的往嘴里送。特里斯坦闭着眼都能感受到同伴身上散发出的对于导员的敬意快要把他本人都压倒了,他小口啜饮汤,结果烫了舌头,张着嘴半天说不出来话。
啊,又是(物理上)令人悲伤的事情呢。

评论(11)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