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贝咕哒】中秋节与赏月团子

今天是中秋节呢。

藤丸立香在这个无事的夜晚独自坐在窗前,雪山的夜一如既往黑的纯粹而彻底,窗外仍旧刮着的狂风裹挟着雪片重重地打在窗玻璃上,被墨色积云覆盖的天空并没有星月的影子。

—即使能够看到月亮,在寒风刺骨的雪山上赏月可能也算不上什么令人愉快的体验。

立香微微叹气,朝着窗玻璃小口哈气,在结下的薄薄一层雾气上用食指描画出了兔子的轮廓。

如果能够与家人一同赏月就好了—可是现在自己是孤身一人,是人类最后的御主,……理应是没有空闲在这种时候做些无谓的伤感的吧。

“master?”

身后传来了声音,立香有些惊到,转过头看到了银发的骑士微笑着站立在几步远的地方,手上托着小小的盘子。典雅的瓷盘中整齐堆放着的是令人怀念的食物,白玉般的小小团子。

“我听卫宫先生说今天是东方国家的'中秋节',于是跟卫宫先生一同做了这些点心……虽然对东方国家的习俗不甚了解,……如果御主能够喜欢就好了。”

立香小心翼翼地拈起一个团子放入口中,是甘甜的红豆馅,馅料中仍保有着粒粒红豆的质感,看来是卫宫所手制的—真是手巧呢,那位英灵。立香由衷地发出赞叹,接着想起面前的骑士—贝狄威尔说他也参与了制作,于是忙不迭地补上一句:

“贝蒂的手艺很厉害呢!这么细心,真是麻烦你啦。”

“没有的事,这也都是身为从者的责任。”

贝狄威尔也拿起一个团子放入口中,似乎是豆馅的甜味十分合骑士的胃口,他眯起眼睛露出了平时少见的幸福而满足的表情细细咀嚼着。

“东方的点心真的是非常美味呀。”

末了他不忘这么称赞一句。接着又欲言又止地端详御主的表情,放低了声音问:

“刚才,master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呢……?”

不愧是细心的辅佐官,就连自己的这点小心思也瞒不过他。立香挠挠头,如实交代:

“本来想着中秋节的话能不能看到月亮……”

“如果是想要赏月的话,达芬奇女士大概可以用全息投影制作。”

贝狄威尔不紧不慢地提出了建议,立香不好意思地笑着摆手:

“不是那个问题,是……呃怎么说呢,可能是,……在这样的时候……”

果然是这样吗。卫宫告诉了自己在这个节日,东方有着与家人一同赏月的习俗,御主所说不出口的恐怕便是独自一人身处极寒之地的思乡之情吧。贝狄威尔想到这里便打断了仍在支支吾吾的立香,轻轻拍了下对方的肩。

“master如果有什么难以启齿的困扰,不必太过勉强自己说出来,只是—"

他沉默了片刻,似乎在寻找什么合适的措辞。

“只是,身为servant的我们也好,玛修女士也好,Dr罗曼和达芬奇女士也好,我们一直都在您的身边。如果因为不能赏月而寂寞的话,如果觉着迦勒底的人造光太过缺少人情味的话—"

说到这里,骑士勾起嘴角微微弯腰,行了个标准的礼后直起身,低头含着温情注视着御主的双眼。立香突然感觉脸有几分发烫,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却被贝狄威尔轻轻扣住了双肩,只得与他持续地对视着。片刻后贝蒂白皙的脸颊也开始泛红,他松了手腼腆地笑着把鬓角垂下的银发理到耳后,再度说了下去:

“无论何时,我们都在这里,与my·master—您相伴着,请把我们当作您最坚强的后盾,如果可以的话,—请把我们当作家人看待,我将会感到十分荣幸的。”

虽然不知道这样能不能缓解御主的思乡之情……贝狄威尔有些紧张的抿起嘴等待着回应,却看到立香扑哧笑了出来,以开朗的声音回答:

“我早就已经把你们当作是我的家人了啊,所以不会寂寞的,谢谢你,贝蒂。”

之前那些无谓的感伤算是什么啊—自己明明有这么棒的一群家人在呢。立香方才的落寞因为骑士的到来已无形之间烟消云散,盯着可爱的骑士想起了月兔的年轻御主干脆凑近了贝狄威尔,踮起脚把少年梳成两股的银发从脑后支棱起来,贝蒂下意识地“呜哇”叫了出来,接着平复了声音以略带意外的语气询问:

“御主您在干什么……?”

“是因为我们有过在月亮上有月兔存在的传说,不知怎么觉着贝蒂跟那个小兽有些相像—不是说你像兔子一样软弱啦,是在夸贝蒂像兔子一样敏锐细心喔。”

看着骑士听见兔子这个词汇瞬间露出了有些失落的表情,立香忙摆着手解释。

“比起那个,贝蒂既有这样兔子般可爱又体贴的一面,同时又是坚强而优秀的骑士,如果说这么优秀的人也把我看作'家人'般的存在,我才是非常荣幸呢。”

骑士听见御主的赞美之词惊讶般微微张嘴,片刻后才反应过来红着脸轻轻拿食指挠着脸颊支吾着道谢。接着,他再度捏起团子鼓起勇气般递到了御主嘴边:

“……真的非常感谢master对我的认同,那也请务必尝尝,由我做的团子吧…!”

原来刚才的是卫宫的手艺,这个才是完全地出自贝狄威尔之手吗…立香轻轻咬住软糯的团子,外皮被咬破后露出的内馅是奇妙的布丁般的质感,有着些微的甜味却更多的是让人难以描述的味道……

“用了刚在特异点打猎的成果制作了团子哦。”

贝狄威尔露出了自得的微笑,满脸期待地望着立香等待评价,立香一时感到难以启齿,只好先努力把似乎是以—什么怪物的某个部位—做馅料的团子咽下了肚。

“虽然很感谢贝蒂的这份心……”

“但是请务必不要在非必要的时候拿眼,眼球怪,制作料理,了……!”


中秋节的迦勒底,也是如此的和平欢乐呢,如果无视掉在厨房横躺着的眼球怪残骸的话。

当然,来自骑士的那份纯洁的好意,早已跨过这一切,传达到了该传达的人的心中吧。

“……无论如何,御主,中秋节快乐喔!”​​​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