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贝咕哒】情人节与曲奇饼干

拖了很久的点文orz……
第一次写这对,性格还把握不太好……欢迎提意见/////

--

“是想要学做饼干?”

停下手中的活计,卫宫有些意外地端详着银发的骑士。后者则是紧张地垂下眼眸,小声说:

“……是想要在过几天的那个日子。向master表达一下感激之情。”

是这样啊。卫宫浅浅笑了起来,把手在围裙上简单擦了几下之后取来了一旁的面粉和黄油,随口问着:

“贝狄威尔卿好像很擅长厨艺,竟然不会做简单的曲奇吗?”

“……还是对于自己的技艺尚欠自信,所以想要来请教卫宫先生。”

卫宫端详着贝狄说话时的样子,无疑是毫无瑕疵的礼节和优雅的态度,真不愧是圆桌骑士。还有那张精致的中性脸庞,也难怪master会这么中意这孩子了,……只是他本身似乎还没有发觉master对自己的特别关心。

从他对master说话时仍是用着拘谨的敬语这一点,就可以完全看出了。

“贝狄威尔卿,直接叫我卫宫就好,本就不是那种需要敬称的人。”

等待黄油软化的时间,卫宫把多余的椅子拉了过来示意贝狄坐下。后者则是小心翼翼地指了指椅子确认是为自己准备的后才端正得坐了下来,对卫宫回以腼腆的微笑。

“卫宫先……卫宫,很平易近人呢。”

卫宫轻轻摇头。他不觉着这个词多么适合自己。

“master也是……master也是,那位女士在被我用敬称称呼的时候总是会很着急的样子说着叫我的名字就好,有时候还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呢。”

贝狄说起master这个音节是总是会不自觉地脸上带上浅浅笑意,卫宫在一旁看着,心中都有几分被如此的笑容打动。他面部的线条也柔和了些,看看时间才想起黄油该准备好了,于是开口提醒贝狄。

用与厨房气氛十分不符的银臂拉过装着黄油的碗,把面粉鸡蛋和黄油按照卫宫嘱咐的比例混合在一起,贝狄有些笨拙的拿着日式的筷子在碗内朝一个方向搅拌着。

“抱歉啊,这边没有比较方便用来搅拌的塑料刮刀之类的。”

“没有,master她也有教过我使用这种餐具……”

卫宫听他这么说,再看他满把抓着筷子用力搅拌面粉混合物的样子不由得也笑了出来。

“就算这么说这也还是不太对呀。……话说回来,你还真是三句话不离master。”

贝狄听到后半句话,似乎突然遭到了电击一般,搅拌的动作停了停,白皙的脸颊上浮现出明显的红晕,双唇也微微张开,就这么定格在了原地数秒后才出声。

“我,我吗……!……抱歉,失礼了……”

这有什么好失礼的。卫宫本打算这么说,但想到恐怕只会让骑士更加慌乱于是便笑笑不作声。贝狄埋下头一心对付碗里的饼干面糊,侧脸的神情十分专注却仍掩盖不掉脸上的红晕。卫宫看他尴尬之色未减,便干脆抓来了电动打蛋器。

“也差不多了,该打发黄油了。”

“这个机器……”

按说英灵被召唤来现世时是该有相应知识的,但是似乎并没有顾及到打蛋器这样的细枝末节,贝狄掩着嘴前后端详这个铁家伙许久,才小心翼翼打开开关,卫宫本预想他会不会被突然转动发出噪音的搅拌头吓到,却见骑士面不改色轻松地操作着打蛋器—结果对于这类东西免疫吗,果然也还是常年身经战场的人啊。

—虽然看上去是那样的少年模样。

贝狄提起打蛋器凑近观察拉出的面糊尖弯出了怎样的角度,尔后细心的清洗了机器才拿过了裱花袋,把面糊一股脑倒了进去,结果却在往外挤面糊时遇到了困难—看上去流动性强的面糊并不怎么容易从裱花嘴乖乖流出,少年再度涨红了脸,既不敢太过用力将裱花袋弄破又不知该用多大力把面糊顺利挤出。卫宫看他这样干脆伸手示意他把裱花袋递给自己,结果却看到骑士扬起脸义正辞严的样子眨巴着眼睛摇头。

“这点事情,身为圆桌的我还是应该一个人干好的!”

“好好好,骑士大人,不过每个人第一次都难以做到完美嘛。”

贝狄最终还是鼓着嘴把挤饼干的任务交给了卫宫,当花纹清晰样子精致的曲奇被送入烤箱时,银发的少年勾起嘴角轻轻拍了下手。

“谢谢卫宫先生……唔,谢谢卫宫了!”

“没事,我想master如果收到的话也肯定会很开心吧。”

卫宫如此回应对方的感谢,却见对方仍旧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轻拍少年的肩,对方银绿色的眸子有些不安地看向了一旁,手指抓着衣服的下摆。

“我还在想,作为主从的话送这个会不会有些不太合适……”

“虽然说是,确实只是为了表示感谢,……但不知为何那位master给了我跟王有些相似的感觉。”

“……不,不一样,不是那样的敬重,但也不能说不敬重……”

“可是为什么我会在想到那位女士时,内心怀有如此的不安定感呢—仅仅是想着自己把礼物递出去的样子,就会感到心跳加速。这又与曾经服侍王时的感情并不相同。”

“……我,不明白。”

在卫宫目光的注视下,贝狄威尔一字一句吐露出了自己内心的感受。厨房里黄油的香气逐渐缭绕开来,少年的字句中所渗透出的某种感情的甘香也丝毫不亚于氤氲在空气中的奶香。卫宫放开按在他肩上的手,意味深长的笑起来。

“我想,master如果知道你这么重视她,会很开心的吧。”

叮—烤箱响起了悦耳的提示声。贝狄轻轻地“哇”了一声后敏捷地带好手套取出了滚烫的烤盘,金黄色的饼干整齐地排列在烤盘上。贝狄眼睛闪亮亮地看着自己的初次成果,似乎想要抓一块试吃又立刻收回了手。卫宫提醒他“吃一块没关系的”之后少年才用力吹吹饼干,拿起了一块,放入口中。

—然后他露出了有些微妙的表情。

卫宫这才突然想起来他没有把糖粉取出来。—失败,太失败了……

后来?后来贝狄威尔卿去某个特异点买了包装好的曲奇饼干在情人节那天送给了master。

不过是master先主动给他了礼物—贝狄后来跟卫宫说起这件事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卫宫从来没见过那个总是平静而柔和的骑士露出如此惊喜的表情。

当然,失败的曲奇饼干全都被贝狄吃掉了。他说着“在旅途中吃过很多根本无法下咽的东西,相比起来这个已经相当不错了“便把饼干当作了当日的晚餐。

也许正是如此,他拥有了把灌注在饼干中的心意,完整地表达出去的勇气吧—

卫宫在几日后看到与master的手握在一起的银臂时,这么想着。

确实是很有魅力的人呢,贝狄威尔卿。​​​

评论(8)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