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咕哒绿茶】圣杯与守护之人

罗宾汉终于还是在御主把那个闪亮亮的金色杯子递给他时,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已经许久没有出过这间屋子了,然而每天送过来的金色种火与材料从不见少。他把龙牙与金像放在一旁手捧虚影之尘时心中产生过些许疑问,作为身担拯救人理任务的御主,这么对待一个几乎从不参与战斗的英灵有何意义。起初他以为是御主太过能干以致于材料溢出了仓库,不得已才把这些东西给了他。但圣杯—他紧握着这珍贵的杯子一时无法出声—这无疑不是什么会“溢出”的材料。
“喂,master,我说你!”
在御主关上房门前,他叫住了脚步果断打算离开的那个少年。
“这东西……你真的明白这东西的意义吗?虽然说被包养是不错,但我终究只是个帮不上什么忙的家伙喔?还是给……”
少年无言地盯着罗宾,一双蓝色眸子沉静的像水。他轻轻摇头。
“拿着就好,罗宾,我明白这个很珍贵,但是我愿意把他给你。”
真是……不懂事的家伙。罗宾上前两步直接把圣杯塞回了少年的怀中,蹙眉沉下声调再度强调:
“拯救人类……虽然我没什么概念,可不是能够这么随随便便对待的事情来着吧?圣杯,也算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环吧?”
不出意料的,罗宾看出了少年内心微小的动摇。几秒的对峙后,他仍旧用力把圣杯塞给了罗宾,接着没等他反应过来便一言不发地夺门而出,空留罗宾在原地拿着杯子发呆。
……搞什么啊这个御主,真是个怪人。

--
藤丸立香很喜欢罗宾汉。
是什么程度的喜欢呢,这个少年自己也说不清楚。从开始拯救人理的旅程以来这个金发青年就陪伴着他,在他还没搞明白从者的概念与战斗的方式时,祈祷之弓的獠牙就为他粉碎了迎面扑来的骷髅兵,惊魂未定的他看到的是青年擦拭着小臂上的弩露出的爽朗笑颜。
“是是,既然被叫来了我还是会好好干活的。”
那青年总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却意外地可靠,凭着毒药陷阱与从不离身的弓弩无数次只身保护了整个队伍。在少年称赞他时,他却告诉少年自己并非与大部分英灵相同的那种英雄,仅仅是个“甚至算不上英灵”的平凡人。少年奇怪地提问他的过去,他笑着摇头,说自己不过是个恶徒。
后来?后来少年像很多曾经的御主一般在梦中见到了青年的前世,他握住青年的手告诉他“你无疑是个英雄”,对方神色可疑地红着脸扭过头去不断否认。而那是一场大战的前夜。战前医生警告少年保护好那个绿色的弓兵,少年回头看向弓兵时他却毫不在意地摆手说反正我的灵基在你们迦勒底,就算灰飞烟灭了也能像以往一样回去不是。
然后他灰飞烟灭了,却没能回去。
医生并没法解释清楚这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只能说或许是罗宾汉作为英灵的灵格太低灵基不稳造成了这种意外。事实上他早在当天观测灵基状况时就感觉到了不对,但防御力欠佳的弓兵终究没能挡下魔神柱的一击。少年盯着my room椅背上搭着的绿色斗篷出神时,玛修赶来敲门叫他。
他跑到召唤阵前,绿衣的弓兵拿斗篷遮住了面孔,露出不羁笑容的嘴角叼着烟,那是他们初见时的模样。
少年几乎要哭出声,他想要扑上去抱住那个弓兵却感到了哪里不对劲,弓兵并没有像以往见到他一样摘下斗篷的帽子笑着对他说我回来了御主,而是带着生疏的口吻讲着“请多关照”。
他并没有与名叫藤丸立香的少年共同作战过的记忆,虽然罗宾汉仍是那个罗宾汉。
少年于是一言不发的把他领到了属于弓兵的房间,翻出仓库里所有的金色种火给了他,全然不顾对方“对我这么好你资源分配是不是不对”的抱怨,毕竟完全相同的抱怨他曾经听过无数遍。几次再临后罗宾脱下斗篷肩上站着小鸟的样子已与之前别无二致,可是少年再也没有把他编入过作战队伍。
藤丸立香,依旧很喜欢罗宾汉,喜欢到无法去接近他。
他试图说服自己“毕竟本质上来说是同一个人,再像以前那样来一遍就好了”却在面对着青年相同的干净笑容时再也无法坦率地说出“辛苦了“。他偶尔会在门边窥视青年寂寞地擦拭着许久未用的弓弩,心中犹豫着是否要派他上战场,却在回想起弓兵在魔神柱面前身体被撕扯成四分五裂的瞬间时彻底打消了念头,然后敲敲门,把种火递给他。
他能看出罗宾眼中的疑惑,毕竟性格上来讲是完全相同的,他了解罗宾虽然嘴上说着喜欢偷懒却不会这么甘于一事无成。这时他便会屈服于自己的自私,他偶尔会在送种火时坐在罗宾身边讲两句作战的事情,弓兵笑眯眯地听他讲之后拍他的肩说“你小子还挺能干的”。他却没法露出由心的笑颜,只能勉强地扯起嘴角。
他偶尔会很怀念以前的日子,梦见那个抱怨着“我是负责后方支援的啊,master你别总是派我上前线嘛我也是很累的”的罗宾和赔笑着的他。醒来后他习惯性地望向身边,自己并没有露宿在特异点的野外,身上盖的也并非弓兵的斗篷。玛修这时候会问他“怎么了御主”。他就笑着摇头。
没什么,理应是没什么的。
再后来他得知了圣杯的力量,犹豫再三后还是敲响了属于罗宾房间的门。他明白那个青年一定会拒绝这份礼物,毕竟就羁绊上来讲他与至今为止并未共同作战过的这个弓兵近乎为零。以罗宾习惯自轻的性格,能够乖乖接受几次再临就几乎已在他的意料之外。但无论如何他还是想成为他的力量—守护那个一度为了保护御主而消散的从者。
于是他把圣杯硬塞给罗宾,跑出了门。

--
接着过来找罗宾的是温柔的盾兵少女与软弱的医生,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了一个下午,最后还是叫来了筋力A的英灵采取了物理手段才叫罗宾接受了圣杯。当然这一切都是藤丸立香所策划的,罗宾也多少觉察到了这一点。
而藤丸立香所没有料到的是,圣杯的神奇力量出乎他的意料。
少年在一个下午的苦苦思索之后决定把一切告诉罗宾,他们之间的过去,他前次被召唤时所发生的一切,以及他想要反过来守护他的愿望,……或许,还包括他拥有如此愿望的理由。
或许那理由他现在也不清楚,……不,大概,是清楚的。
只是因为胆小而一直在逃避吧?这点上来讲自己与弓兵似乎有着几分相似,少年苦笑着。
他想起搜集种火的队伍要回来了,于是奔去了场地,却看见了他所意料之外的场景。弓兵吟唱着“葬仪之木啊,磨尖你的爪牙”拉开了弓弩,对准了种火喊出“Yew Bow”。粗壮的树木从地下迅猛生出的场景比他的记忆中要更加鲜明有力,弓兵回头看向他,露齿一笑。场地上的种火全部收集完毕,他拉下斗篷。
“我回来了,御主。”
少年愣在了原地。

--
“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我不是这样需要过度保护的三岁孩子好不好,虽然平时总是说着那种话……但我姑且也算是个英灵耶。”
“……罗宾你终于愿这么说了吗!”
似乎是圣杯让弓兵恢复了曾经共同作战的记忆,少年兴奋地抓住了他的手,一改之前在弓兵面前总是寡言的样子喋喋不休地诉说着自己再次看到他战斗时的心情。突然他像想起什么一般给了罗宾一手刀:
“就算这样擅自跑出去战斗也是不对的!……”
收回手,他回想起了他在自己房间内所下的决心,本来是想要传达出去的吧?
罗宾看少年愣住的样子,疑惑地歪头打量他。像作出了什么决心一般,模样尚还青涩的少年仰起了脸,一字一顿地重重说出声:
“我,很喜欢罗宾,所以不想看到罗宾受伤,更不想失去罗宾。”
“所以才会仅仅让罗宾关在屋里,让罗宾升级而不叫你去战斗。这是我的自私,对不起。”
“……但,但总之我很喜欢罗宾!”
“就算只有一次也好,我想要守护我喜欢的罗宾!”
……呼,说出来了。少年抚着胸口喘气,却感觉到自己猝然间被拥入了熟悉的怀抱中。弓兵露出了看着自己的某个小弟弟一般的温暖眼神,柔和地笑着。
“master你这傻瓜,我可是从者啊,是谁该守护谁来着。”
“……但是之前罗宾就那样消失掉了…”
抚摸着少年的背,罗宾叹口气。
“给我圣杯的可是你啊,把我都加强到了这个地步还这么不信任我吗?……虽然说跟那些英雄人物比起来算不上什么就是了……如果还看得起这把小破弓的话,就放心派我上战场吧。”
少年挣开怀抱,揉乱了只比他高少许的弓兵一头耀眼的金发,上下端详他一番后才开口:
“……你确定?之前明明还是你说喜欢偷懒来的…”
“……非得让我说到那个地步吗。”
青年挠挠后脑,小鸟配合气氛地轻轻啄着他发烫的脸颊像在催促他。
“因为我也很喜欢御主你啊,所以想要并肩作战,……不行吗?”

--
后来?后来我们的核弹弓兵又成为了攻略第六章队伍中的过劳死成员之一。
“……我收回之前的话,我要休息,至少别再让我看到那群骑士了好不好!”


评论(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