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绿茶咕哒】橘子棒冰与暑假作业

*设定是拯救人理过后咕哒子回归普通高中生,罗宾留了下来,与咕哒子处于主从以上恋人未满的阶段。
*开学要考试的po主怨念之作(x

“好—热—啊—"
身着轻薄睡裙的藤丸立香在炎炎夏日的末尾,百无聊赖地蹲在家门口冲着电风扇拉长着声音喊着,她身旁穿着宽大连帽t恤的金发青年瞥了她一眼,将手中西瓜的尖端咬掉后不紧不慢地开口:
“我说master,你暑假作业做的怎么样了?”
“……噗,咳,咳咳,那个啊…那个,罗宾?我们去买雪糕吧?”
听见暑假作业四个字,立香顿时像是呛到一般捂着胸口,无力地笑着想要把这个话题带过。被她称作罗宾的青年皱起眉扯住她的袖口,盯住了那双忽闪的橙色眸子。
“你啊,果然完全没写吧?”
“……”
立香无言地点头,她一向对罗宾那双碧绿狭长的下垂眼中射出的犀利目光毫无抵抗力。紧接着,她仿佛想起了什么般眼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冲着罗宾双手合十。
“那么英语作业就拜托罗宾了!”
那边厢,青年早有预料般笑了起来。
“好好,我的大小姐,就交给我吧—master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
立香一句“罗宾最好了”还没说出口就被生生噎了回去,她一副委屈的样子低下头不说话。
“麻烦死了咧,虽然说我一般会服从master的命令,不过从者可不是拿来干这个的吧。”
嘴里逞着强,罗宾看小姑娘无精打采的样子还是有些于心不忍。他拍拍她的肩。
“好啦,作业的事就等会儿再说,你不是说要去买雪糕来着?”
少女顿时精神饱满地抬起头用力点头。罗宾苦笑着扶住了额头,把她拉了起来。立香于是一路小跑地拽着自家从者奔到了附近的便利店,选了根橘子味的棒冰来让自己恢复活力。她问起罗宾是否需要冷饮时,对方不置可否地摇头。
咬了口棒冰,甜丝丝又冰凉的橘子味道让少女的神经瞬间振奋了起来,她称赞着“好吃”,顺手就把棒冰递到了罗宾嘴边。
“来,尝尝看,超好吃的这个!”
罗宾愣了愣,藏在兜帽下的耳朵瞬间红了起来。他一时不知道该不该下口。立香看他这反应也愣住了,片刻后才意识到自己旁边的不是闺蜜而是一个大男人。她刚想红着脸收回手,罗宾就咬住了棒冰,扯下一大块含在口中,还一边含糊地说着:
“还不错嘛,master还挺会挑选食物的。”
……冷静点罗宾汉,你可不能在一个高中的小丫头片子面前表现的像个dt,…虽然事实上好像确实是这样但总之要稳住!
棒冰的温度也让罗宾略微冷静了下来,他双手揣兜像以往那样漫不经心地走着,立香跟在他边上好奇地窥视着他的表情。
真有趣呢,罗宾。她不自觉地这么想。

立香正把吃完棒冰剩下的木棍丢进垃圾桶时,背后再次传来了青年的声音。
“还记着作业吗,大小姐?”
“……罗宾你怎么又来,我作业都不知道扔到哪里了啊…”
少女丧气地挠头。罗宾带着浅浅的坏笑一歪头:
“我可不想看到开学被班主任骂到泪眼朦胧跑回家求安慰的大小姐啊,……虽然那样好像也挺有趣的就是。”
果不其然,对面的少女气鼓鼓地挥舞起了拳头说着“哪里有趣啦”,罗宾走过去顺势把她的拳头按下。
“不想变成那样的话就快点找出来作业写咯。”
看着立香无助的眼神,罗宾一愣。
“……不会吧,真的找不到了?”
晚饭过后立香回到房间,就看到了整整齐齐堆在桌子上的一沓试卷。试卷最上方贴着一张便签,清秀的字迹写着“藏的还真够严实,还有两天开学,加油了大小姐”。立香无可奈何地把试卷移到一边想如同往常那样找出手机玩玩游戏,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青年的劝告时,她却犹豫了。
……毕竟,那个罗宾都帮我把试卷全都找出来了,……吗。
明明自认脸皮厚到班主任站在面前也能坦然说“作业全都没写”的立香,却因为自己从者随随便便的几句话而产生了动摇。……唔嗯,只是自己的从者而已。
她不知为何又回味起了那支橘子棒冰的味道,清凉的,甜丝丝的,……像是那个人。
接着,棒冰的包装纸就猝不及防地在她眼前晃了晃。金发的青年咬着棒冰站在她旁边笑嘻嘻看着她,立香吓的一个激灵:
“罗,罗宾?你你你什么时候……”
“忘了我能灵体化了吗,master。写完作业就给你买这个吃哦。”
罗宾靠在书柜上懒洋洋地笑着晃晃手里的棒冰,给立香示意。立香一撅嘴:
“哼,以为我会受你的利诱吗,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好好,喜欢吃棒冰的成熟女性,那你看着办吧,我先走一步喔。”
罗宾的身形倏忽间又消失了,立香拍拍自己的脸颊,突然感到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那要不然,先写上几张试卷看看?……才不是为了那个家伙呢。

开学前的夜晚,罗宾拿着棒冰出现在少女的房间里时,立香正在与剩下的最后几张试卷交战。时钟的时间已经指向了十二点半,青年把棒冰凑到了少女的嘴边。
“来点这个清醒一下?”
立香毫不客气地咬住棒冰,手仍旧不停地在奋笔疾书。罗宾叹气:
“早叫你写你还不写……也别太拼了,”
“唔嗯。”
嘴里塞着棒冰用力点头,立香看上去依旧斗志昂扬,打架的上下眼皮却出卖了她。一个小时后罗宾再次来到这里时,少女已经趴在书桌上沉入了梦乡。
“……真是拿你没办法。”
注意到书桌上剩下的最后几张试卷恰巧是英语科目,罗宾拿过笔试图作答。刚要落笔,他又突然想起什么般,站起身把自己的斗篷披到了少女的身上,接着坐在了少女的身边,模仿那稚嫩的字迹在试卷上写下了答案。
晨光已然熹微时,所有的试卷终于都填满了字迹。罗宾起身伸个懒腰,少女仍旧酣眠着。罗宾犹豫着环顾了一下四周,俯身在沉睡的少女脸颊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这种程度的话,大概不会被发现的吧。
青年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空气中。

后日谈:
“虽然说很感谢罗宾……不过为什么这几张试卷会错这么多啊?”
“话说这个完全不应该怪我吧?我哪知道你们时代的英语和我们时代的语法有这么多不一样啊?!”

评论(2)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