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看完六章剧情的胡乱脑洞 因为太ry都不好意思打tag了
就只是想把这两个特别喜欢的角色写一块儿!!
外刚内柔跟外柔内刚(

“迦勒底心理咨询室”
贝狄威尔最开始接到master的这个委托时,完全搞不清是个什么状况。
“因为贝卿在卡美洛那时候大活跃,也很擅长说服人,所以想叫贝卿来帮忙疏导一下有心结的从者们……经历了1500年的冒险的贝卿的话,一定对各种烦恼都能够理解吧。”
看着少女恳切的眼神,贝狄威尔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于是只好接下了委托。—话是这么说,他所擅长的以理服人事实上只有在面对敌方时才能更有效地发挥作用,私下里的贝狄更像个温和有礼却有些弱气的少年,这点连贝狄自己都很清楚。
……希望不要来些不讲理的家伙就好。……不过,在卡美洛连那样的崔斯坦都见过了,也许自己也没什么好怕的了吧。
贝狄坐在桌前出着神时,门被敲响了。先出现的是master,满脸尴尬笑容的少女手里似乎紧紧拽着谁的衣角。片刻后被强拖进来的,是苦着脸的绿衣弓兵。
“好啦罗宾!今天上午就不用去战斗了,在这里跟贝卿好好聊聊!”
下达了这样指令的少女反手关上了门离开,把贝狄和罗宾单独留在室内,二人面面相觑。
“你是……叫贝狄威尔来的吧,不列颠的圆桌骑士……啊啊,跟我这种人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存在。”
片刻后还是罗宾汉先打破了沉默,皱着眉开口寒暄。
“master可是有跟我好好宣扬你的丰功伟绩呢,厉害厉害。……话说在前面虽然我也是英…算不上什么英灵吧,我可完全没干过那么伟大的事情喔。一介微小的弓兵,山贼罗宾汉,请多关照。”
“请多关照,罗宾汉阁下。阁下过奖了,不肖贝狄威尔并非伟大之人。”
贝狄对着陌生人一开口便下意识用了敬语,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这样的说法有些夸张,微红着脸清了清嗓子说了下去。
“不如说我,我本来也没有获得成为英灵的资格……只是因为某条世界线的变动,才被收入了英灵殿,……我们可以说是同类呢,罗宾汉阁下。”
罗宾听着贝狄的说话风格就浑身不自在,他把椅子往后挪了挪摆摆手,示意对方:
“叫罗宾就行,叫我阁下我只会觉着是讽刺喔?还有不用每句话都用那么多敬语,我听着都麻烦。”
结果好像把对面的这孩子给吓到了。罗宾看着露出几分惊慌神色立刻站了起身重复着“非常抱歉绝无冒犯之意”的贝狄,露出了无奈的苦笑。
……是说这孩子虽然看上去文文弱弱的,结果比自己高一个多头啊,听master说好像还是筋力A,惹不起惹不起。
罗宾也站起身来想拍拍贝狄的肩来安抚他,结果尴尬地发现自己好像要举起手才能够到对方的肩,顿时红了脸撇过头去。这时他反倒听见了对面贝狄极轻的“扑哧”笑声。
……搞半天是个天然黑啊你小子?
“抱歉抱歉,罗宾汉阁……罗,罗宾,也快坐下吧。”
罗宾解释清楚自己并没有生气后,贝狄还是再三道歉才肯坐下身,下意识地说出“阁下”后又不自然地改了口。生来处在没有礼节约束的大自然的罗宾越看越好笑,master让自己向这样的文弱骑士商量“如何不自轻”,真的不是在搞笑吗?
“咳,罗宾……既然是被master带来这里,想必你也是有自己的烦恼吧。可以的话能够说给我听听看吗?”
贝狄似乎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职责,开口这么询问罗宾。看来逃不过去了啊,不好好说清楚怕是没法跟master交待—罗宾叹口气,开始解释自己的心结。

“是'生活在全都是伟大人物所成为的英灵'的此地,因而对于自己的身份感到自卑……?”
“说得简单点就是这么回事。”
罗宾汉点点头。贝狄惊讶地反问:
“可是舍伍德森林的绿林好汉这样的故事可是全世界人民都知晓的,罗宾怎么说也都是了不起的英雄……”
“不不,你可千万别误会,那个不算是我。我仅仅是保护了一个小村庄两年的森林居人罢了,算是被冠上这个麻烦头衔的千万无名义贼中的一人。”
—还净用些下三滥的手段。这句话罗宾没有说出口,毕竟是高洁的骑士,他打算这么说时心中仍存几分顾虑。考虑了措辞后,他继续了下去:
“…事实上我完全没有所谓战士的骄傲啊,对骑士道的坚守啊这类东西,所以讲跟你们这些正直善良的人呆在一起也让我这种恶党很头疼啊。”
结果还是这么说出来了,毕竟本来就是没法用好词来形容的做派。
罗宾再度重重叹气,把弄着小臂上的弩,垂下头沉默不语等待着贝狄威尔的回应,—恐怕会被那个高洁的骑士所讨厌吧,这么直说了的话。
“但是从结果上来看,无论是生前,还是现在,都有人被罗宾所拯救了。要说这就是罗宾的骑士道也没错吧?”
结果对方来了这样出人意料的直球啊。罗宾撇了下嘴,这样的结果论他也听master说多了,虽然说能被对方平等看待是有些意外……但那也不能改变什么。
“我的手段可是出你意料外的低劣喔。况且就算是结果论,我的成果也远比不上你们。”
“不要这么说,……我明白的,罗宾,我明白为什么master会让你来找我了。”
罗宾抬头,目光与那双同样碧绿的双眸对上之时,他看到了纯净无暇的笑颜。银发的少年微微侧头,嘴角上扬温柔地微笑着。罗宾那一瞬间感到自己的心似乎被俘获了,—可别,自己明明是百分百的直男来着……
“我也曾经内心存有过迷茫。在强者如云的圆桌中,独臂的我无论从实力还是个性上来讲都无疑是最为不起眼的。就连莫德雷德卿也常称我为'懦夫',那样的我,曾向王询问过让我身列圆桌之席的缘由。”
“……独臂?”
罗宾捕捉到了话中的关键词,抬手指指贝狄闪着金属光芒的银之腕。
“不是还有这宝具来着。”
“那是后来……遇见某位魔术师之后才得到的。在不列颠的我比起现在还要平凡的多,但王认同了我身为骑士的温柔,她说并非为征服而是为了守护人民而存在的圆桌,也肯定并不是只需要强者。”
贝狄仍旧带着平静的微笑叙述着往事,罗宾却捕捉到了他语气深处的某份执念。真好啊,能有如此值得效忠的“王",因此才能有不同于凡人的信念吧,这孩子。
“但我却辜负了王的信任未能归还圣剑,在那之后独自旅行了许久,才能再度把圣剑交还给王。”
“……一千五百年,master有跟我说。真是没法想象啊。”
罗宾如此感叹。他十九年的短暂生命如同流星一闪,因此森之英灵无法想象肉体和心灵都几乎化为岩石,而仅靠信念维持精神不消散殆尽的贝狄威尔是如何完成那千年的旅程的。然而贝狄却笑着说出了罗宾想都不敢想的话:
“我觉着罗宾跟我很像。对于自己弱小的不甘心也好,对于忠义的执着也好。如果换成罗宾,或许也会做出跟我相同的事情吧。”
“……………………。”
罗宾呆在了原地。
“……你可别误会啊骑士大人?!我的话大概马上就逃走了啊?我可是卑劣的利己主义者喔?”
紧接着他就指着自己用像是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一般的语调,大声澄清着自己的“本质”。贝狄再度扑哧笑了出声,忍俊不禁的看着罗宾:
“真是不坦率啊,绿之贤者。”
“……别那么叫我我要起鸡皮疙瘩了。……罢了罢了,我性格是很别扭啊,不过你也别误会了。”
罗宾清清嗓子来掩饰自己的尴尬,贝狄仍旧拿平静而温和的目光望着他,反让他感觉有几分不自在。对面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不自在,伸手轻轻扣住他的手腕。
“没关系的啊。既然罗宾在这里,并且被master所重视,那就一定是被这个迦勒底需要的。我想告诉罗宾的也仅此而已。如果能够率直地接受他人的好意,认可自己的能力,也许能跟大家相处得更好呢。……虽然人际交往这方面我也说不上多么擅长啦。”
说到最后,贝狄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停顿一下说了下去。
“今天的事情我也不会跟其他人讲的,这点还请信任身为圆桌骑士的我吧。与此同时,我想master也很期待能够看到更加自信的罗宾。”
这家伙……这种语气让人完全没有拒绝的余地啊?!看上去很弱气结果却是谈判高手吗?小看了对方啊……罗宾模糊地应了声,推开椅子想离开这里,却被贝狄叫住了。
“还有一点我一定要说明。”
骑士少年换上了严肃的表情。罗宾看对方这样子,也不由得站直了些。
“能够只身一人,仅仅凭凡人的力量而在暴君的手下保护村子,就算不被双方认可也坚持战斗下去。这是你吧,罗宾?”
虽然听上去很羞耻但是似乎没法反驳。罗宾勉强地点头。
“所以,我认为这样的功绩作为英灵来讲完全没有问题—不如说成为了英灵就已经是获得了根源的认可。所以,我很尊敬你,罗宾。”
贝狄向罗宾伸出了手,罗宾犹豫了片刻,握了回去。
“那么以后的共同拯救人理,还请多多指教啦!”
“请多多指教呀,贝狄威尔。”
罗宾在最后还是叫出了骑士的名字—他意外地觉着拯救人理这项行动由贝狄说出,便显得尤为顺其自然。或许确实是高尚的人更加跟那四个字相配吧……
“我很尊敬你。”
走出房门,贝狄的这句话仍然在罗宾耳边回响。他下意识地抓紧了胸口的衣服。
……搞什么啊,为什么会因为这样的话而感受到本应与自己无缘的这份悸动呢,……这大概也是过分热情的骑士道所造成的烧却吧,真没办法。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