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绿茶咕哒】相遇或是重逢

*现paro,傻白甜,角色崩坏可能,剧情无逻辑(

在便利店打完一天工的女子高中生藤丸立香,注意到了从几个小时前就趴在角落桌子上并且什么都没点,似乎仅仅是进来避雨的金发青年仍然没有离开。她凑近青年,拍拍他的肩:
“先生—?我们这里要下班了哦?”
对方没有反应。
胆子大起来的立香干脆碰碰将头埋在臂弯中的青年乱糟糟的头发,青年不情不愿地露出半张脸,尚带着朦胧睡意的绿眼睛里写着“请放过我吧”。立香愣了愣,接着,尖叫了出声。
“——罗宾先生!”

三线的偶像罗宾汉在这个小城市参与过节目录制后,不慎在地铁上丢掉了装着全副家当跟身份证明的背包。已近深夜的时点,他出了地铁口就又碰上了瓢泼大雨。在雨中跋涉许久,他终于找到了一家仍在营业的便利店,找了张空置的桌子安下身,便被疲累打败,在这个偏僻的便利店沉入了梦乡。而现在,刚从睡梦中醒来的他面对着这个长得令他感到莫名有些眼熟,拥有一头橙发眼睛闪亮翻找着纸笔想让他签名的便利店员小姐,大脑当了机。
“我说,呃……”
以自己的人气,他实在是想不到自己能在这种地方遇见粉丝,况且这粉丝似乎激动到已经看不出自己的窘况了…罗宾勉强坐直身子,挠挠头。
“店员小姐,虽然说签名是没关系……”
不,虽然说现在自己身无分文连生存都是问题,但要让大男人开口向一个看上去高中生年纪还是自己粉丝的小女生借钱,还是太过分了,会被认为是诈骗的吧?绝对吧?
罗宾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没能把请求帮助的话说出口,他懊恼地草草签下自己的名字。
“不过罗宾先生怎么会睡在便利店呢?”
哼着小曲心情愉快地收起扉页写有“Robin”字样的便签本,见到自己本命idol的立香早已把下班的事情抛到了脑后,拉了椅子就坐在了罗宾的对面。罗宾想事以至此,干脆爽快地将自己的悲惨遭遇和盘托出。末了还不忘加上一句:
“店员小姐你也不用太担心我,末流idol的生存能力还是很强的。”
“……”
藤丸立香抿着嘴,一言不发地注视着满脸写着“丧”的金发青年,反倒把对方盯的有些发毛。在罗宾想要开口说“小姐你还是快点回家吧”之前,她终于鼓起了勇气把脑内令她心跳加速以至于不敢提出的提议说出了口:
“……既然都是这种状况了,罗宾先生不如先到我家去住一夜再联系自己的家人之类—啊,我是独居喔!”
“……”
现在又轮到罗宾说不出话了。这也是比他预想中更为大胆的提案。看来对面这个女孩子的脑回路还真是,不太一般。
“你啊,真的有自我保护意识吗?我可是,成年男性耶。独居的女子高中生把成年男性带回家也太不安全了吧。”
罗宾指指自己,无奈地解释。立香用力摇头,握紧拳满脸期待地站起身凑近罗宾。
“怎么会,那可是我最—喜欢的超级帅的罗宾先生啊!而且罗宾先生你能这么说,不就代表你是那种可靠的人了吗?”
不不不,请别立那种flag,这边会很困扰的。
罗宾轻咳一声。
“可别被我这张脸给骗了啊……”
猛地,他感到眼前一黑,从醒来开始就没有彻底明晰起来的意识和格外沉重的身体似乎有了解释,这大概是淋透了雨的错吧。
咚,青年的头砸在了便利店的桌子上,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映入罗宾眼帘的是漆成粉色的天花板。—什么啊这充满少女气息的房间,我难道是跑到女子高中生的家里来了吗,—不对,这不对,难道真的是……
脑内朦胧地映出了失去意识前片刻的事情,罗宾惊觉着想要起身,额头却被一只凉而柔软的手指按住了。
“真是的,罗宾先生,都在发着高烧了还逞强。”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橙发的女子高中生,他甚至到现在都还不清楚她的名字,却无缘无故地被她带到了家里,……虽然也不能说是无缘无故吧…。少女无奈地笑着把写有“39.2"的温度计在他眼前晃了晃,接着从床头柜上端来了盛有像是药的液体的小碗。
“虽然我知道罗宾先生很不情愿,但现在就先由我来照顾你啦,这也是没办法的吧?”
……这到底算什么啊?
虽然说被漂亮的女孩子照顾也很不赖不过这果然很不对吧,是被哪里的轻小说男主人公给附身了吗?这种展开怎么想都让人非常的不安啊。
虽然有各种各样的情绪想要宣泄,但现在的罗宾仍然虚弱到只能倚在床头小口喝药。—他以坚决的方式拒绝了少女给他喂药的请求,虽然那孩子看上去十分失望就是了。
没想到自己还真的会有,这样的粉丝啊。
罗宾,出道几年,第一次有了身为idol的实感。虽然说时机不太对就是了。
将药喝完的他再度迷迷糊糊地坠入梦乡之中。他仍然觉着自己在哪里见过少女—梦中他挡在少女的身前,小臂上的弩似乎是为了守护少女而发动,箭矢呼啸着飞向试图伤害少女的怪物。
明明从初中二年级开始就没再做过这种幻想风的梦了,这也是发烧所导致的头脑不清吧。
罗宾模糊地感知到了他身处梦境,但他所体会到的心情却是切实的—那个少女是于他而言重要的人。属于他自体的意识仿佛旁观者般栖息在梦境中那个用弩的青年的身体中,窥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他听见自己叫出了奇怪的名字:
“master—”
而后,自前方而来的冲击贯穿了“自己”的身体。
他醒了。少女在他的身边有些担心地看着他,伸手再度抚向他的额头。似乎是感知到了热度已经退去,她安心地呼出气来,收回了手。
“罗宾先生,刚才做噩梦了吗?好像还在说一些奇怪的单词……”
“没,没有,你就不用在意了……”
罗宾在立香的提问下莫名地感到了心虚。他转头环视房间,四周贴满了海报—全部都印着他的照片,书架上也整齐排列着他出过的不多几张专辑,每张都被购买了复数版本。立香看他注意到了房间内的摆设,脸红着轻轻说:
“我是真的很喜欢罗宾先生呀。”
虽然说也听说过有“偶像的狂热粉丝”……但这种喜欢,还是让人感到有点招架不住。……简单来讲就是真的很羞耻啊,罗宾捂住脸。
“虽然很怀疑你把追星的热情用错了地方……不管怎么说,谢谢你的支持了,叫我罗宾就好,—另外你的名字是?”
“立香,藤丸立香。”
master。罗宾的脑海中条件反射般又映出了在梦境里出现过的单词,他无法解释听见藤丸立香四个字时心头电流掠过般的感觉,更不明白master这个词汇跟这四个字有什么关系。也可能是与看过的电影中什么情节重合了吧……他强行在心中为自己解释着。待到情绪安定下来,他再次开口道谢:
“那,谢谢你,藤丸。”
少女听见他这么称呼,不满地嘟起嘴。
“叫立香啦—我超想听见罗宾先……啊,罗宾,叫我立香的!”
真没办法—罗宾挠挠头犹豫着说出了口。
“谢谢你,立香。但是我想以后你还是节约金钱用在改善自己的生活上比较好,我这种偶像没必要去这么……”
“为什么连罗宾本人都会这么认为啊?我最喜欢罗宾了,所以愿意买周边来支持罗宾!”
立香看上去是因为罗宾的态度发起了小脾气,敲着桌子一本正经地发出声明。罗宾注意到了她话中的“连本人”—看来少女的追星行为也并不受她身边人的认可。他叹口气:
“女孩子追星是没错啦,但是一般来讲喜欢更加有名一点的idol不也会更跟大家有共同话题吗?”
……大概立香不会是那种单纯靠追冷门来累积优越感的家伙,这点罗宾还是能够看出来的。因此他好奇着,少女对于自己如此热衷的缘由。
“我也知道的,罗宾参加的节目都是不入流电视台的土气综艺,出的专辑也没什么人买……”
……真直接啊,听见少女这么说,罗宾下意识地扶住额头。
“但是我看见罗宾的脸就会有安心感,金发碧眼超帅的—就算这么跟同学说,她们也会反驳明明有其他更帅的偶像在,但没办法呀,我就,想要一直看着罗宾呀。有时候也有我跟罗宾会不会在前世有什么缘分的错觉……那是妄想啦,妄想!”
诶嘿嘿。立香说到这里挠着脸颊不好意思地笑了,罗宾坐起身愣愣地看着她。从心底传来的原始冲动让他一把抓住了少女小巧的手,片刻后又触了电般立刻放开,喃喃着:
“抱歉啊,不知道为什么……”
他沉吟着。
“也许我跟你还真是在前世什么的,认识也说不定呢,master?”
这么说着他挑起嘴角,露出常常印在海报上的招牌式笑容。立香差点“咿”地叫出声,红透了脸颊,甚至没能注意到“master”这个称呼有哪里不对。…罗宾,自然也没能注意到。

两天后,罗宾在与经纪人取得联系后同经纪人一起坐上了回程的火车。临走时那个叫藤丸立香的女孩子抓着他的袖口不放恳求着他再多签几个名,罗宾在经纪人若有所思的目光注视下羞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他想,虽然有些可惜,但这段短暂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吧。
在火车上他才注意到了,被塞到自己大衣口袋中的迷你弩和一张纸条。
“以后也会一直支持罗宾的,等到你开solo live我一定会去!另外这是我去英国旅游的时候买的装饰品,不知怎么觉着很适合罗宾,就送给你吧!—立香”
……恐怕你是等不到那一天了吧。罗宾苦笑,就自己这人气,solo live简直是天方夜谭。
不过这个弩……
他仔细端详,精致的造型与繁复的花纹,作为“装饰品”是毫无问题,但看上去实用性也同样是有的。那孩子为什么要送给自己这样的东西呢,按理说粉丝送给偶像的不该是手作饼干之类的吗,更何况还是女高中生……
闪电般地,罗宾的眼前再度掠过了那个梦的场景。手中的弩,正与梦境中他小臂上的弩别无二致。再次看向纸条,他注意到了什么。把纸条翻到了背面,不出他所料的仍然有着字迹。
“这次,就由我来支持罗宾吧。”
……这次?
罗宾仍然不太明白那些字句中的含义,但他却莫名的觉着少女送他迷你弩的行为看上去没有那么奇怪了。他把纸条折好放入胸口的口袋,将弩装进了背包中,望向窗外。火车就要开了。站台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他认出了那头耀眼的橙发,少女兴奋地冲他挥着手似乎在叫喊着什么,他也微笑起来,向着窗外摆手。
—这么一看的话,在这个城市里的倒霉经历,好像也变的没有那么糟糕了。
—我们也许相见过,或许在哪天,还会再相见吧。



*这里的设定是平行世界的罗宾和立香,在见到彼此后被激发了部分来自平行世界的记忆⬅️什么鬼
平行世界的罗宾是圣杯战争里立香的servant,为保护立香而回了英灵座,同时让立香在圣杯战争中全身而退。

评论(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