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绿茶咕哒】隔壁班的“不良少年”

学园paro。
傻白甜校园玛丽苏故事注意。

“……听说那个隔壁班的不良少年,其实很帅哦。”
沉闷的自习课上,立香侧头听着同桌的窃窃私语,愣了愣。
“哪个?”
“哈啊?立香你竟然没听说过么,就是那个啊,整天穿着连帽衫遮住脸的家伙。一直都因为逃课抽烟以及打架让隔壁的班主任很头痛啊……”
立香老实地摇摇头:
“确实没听说过,还有这号人物啊。”
“对对,听我说,那家伙平常都一副真人不露相的样子也不在意形象,好像前几天被人看到以另外的形象出现了,是个金发碧眼的帅哥耶!”
……金发,碧眼,吗。立香撑着脸思索,片刻后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模糊的形象。……不是吧。
“不过这种麻烦精,就算是很帅也不会有女孩子去追吧。”
“—谁知道呢,也确实有女生就喜欢这种哦。”
同桌冲她坏坏地笑着,立香莫名地感觉有些窘迫,她转头望向窗外,操场上现出了向这边走来的身影。
“…好啦好啦,班主任要来啦,快点学习吧。”

今天是立香的值日,她磨磨蹭蹭地扫完地,已接近静校的时间。两耳塞上耳机,放着熟悉的音乐,她哼着小调步出校门。冬日六时许的时间,夜幕已经降下,拐进小巷,四周一片黑暗。立香腹诽着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路灯坏了,加快了脚步。
—然而在下一个瞬间,大功率手电筒的强光猛然照向她的眼睛让她晕眩不已,回过神来耳机被拔了下来,摸摸口袋,原来是手机连耳机被一同顺走了。
“谁啊你们是—!把我的手机还回来!”
对面已经关上了手电筒,她只能看到四周几个模糊的人影围着他。为首的高大男子发出了轻蔑的笑声。
“是谁?小姑娘你还是先有点数吧—”
可恶,大概是学校里的不良少年们了。立香一步步后退,却已经被对方逼到了墙角。男子的拳头带着风落在她脸颊边。
“想要完好无损地回去,就把钱包也一起—咕呜?”
话没说完,他发出了令人发笑程度的惨叫声。似乎是有谁在后面攻击了他—然而攻击者毫无声息,一发扫堂腿正中男子的要害,男子捂着伤处面容扭曲地蹲了下去。像是男子手下的几个人警觉地回过头寻找攻击者,却在望向同一方向时不约而同地捂住了双眼动弹不得。立香还愣在原地,片刻后感觉到有谁拉住了她的手腕。
“趁现在,快走。……嘿,小子们,尝尝防狼辣椒水的威力吧,虽然我也不是什么需要随身携带这玩意的少女,不过这东西真管用啊。”
说着,拉住她手腕的少年又狠狠地再度按动手中的喷雾,确保倒在地下的人再无还手之力后拉住立香快步离开。

“……是你啊?!”
“是我啊。怎么,作为自从搬过来起就没说过话的邻居,多有叨扰了啊。”
惊魂未定的立香回到家门口,才在灯光下看清了救助者的面容。确实,毛刺刺的金发,在东方人中少见的碧绿色眸子,跟标志性的连帽衫。立香只知道她的这个邻居叫罗宾汉,他每天早起晚归的作息时间造成虽然住隔壁有好几年了,她与他还未搭上过几句话。这样看来,他大概就是她同桌口中那个“帅气的不良”,只是……
“你也是混在类似的组织里面的吗?跟刚才那几个人敌对?”
立香好奇地开口问。金发少年“嘁”了一声,摇摇头。
“我才不跟那种人一起行动,真没劲。我啊,是靠游击战为生的家伙。”
“……也就是说,罗宾……汉先生是专职在类似的时候出现,然后英雄救美?”
立香歪头。少年露出了突然胃痛一般的为难神色,更加剧烈地摇头。
“那算什么啊,恶心到家了,拜托了不要这么说。……那可能还是前一种理解比较好,随你怎么想吧。啊,另外叫我罗宾就好。”
“什么啊—难得,她们还在传言罗宾是个大帅哥呢,结果完全没有情调嘛。”
立香对眼前少年这出人意料的反应起了兴趣,手指抵着嘴唇凑向罗宾。那边习惯性地拉上了兜帽别过头:
“可别对我有什么过分的期待,更别因为这张脸就轻信我啊,大小姐。”
立香失望地撅起嘴。
“是—不过还是要感谢罗宾救了我!”
听见少女的感谢声,罗宾愣了愣,数秒后似乎想起什么般摘下了兜帽开口:
“唔,那个啊…作为报酬,这位小姐—”
接着他回过头来,浅浅勾起嘴角望向立香。立香的脸颊反开始泛红,她躲躲闪闪地后退。罗宾的坏笑愈发大胆:
“是不是在期待我说'用自己来偿还吧'之类的?”
“嗯。”
立香下意识的点头。
“……。——还真的在期待啊?”
结果反倒是罗宾没了刚才的气势,笑容也变成了嘴角抽动的尴尬,似乎是在内心想着“这个女生大概缺根筋吧”,片刻后他讪笑着垂下头:
“好好,败给你了大小姐,报酬什么的就不用了,以后记得别这么晚回家了。”
立香还没反应过来,罗宾便钻进自己的寓所迅速地关上了门,真是奇怪啊这个人……各种意义上来讲,让人搞不明白。
不过,今后怕是还要跟他在其他方面扯上关系—
不知为何,立香总有这样的预感。

这好像应该是个tbc,但作者想不出后续了(逃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