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ri小乖

「だらだらと続く毎日、愛を飼って現実逃避」

【绿茶咕哒】失眠

大概是按照“中意从者跟master住在一个房间”(……)的设定写的(
作者只会写纯情高中生式相处模式(。

傍晚,森林,紫杉树下。潮湿而粘腻的空气让人透不过气,四周只有小虫窸窸窣窣爬行的声音与远处野兽若隐若现的吼叫。遍体鳞伤的金发青年,独自一人靠在树干上。
时间仿佛在那个瞬间被无限拉长,少女感到自己似乎悬浮在青年的面前。她徒劳地试图触碰他却无法动弹,终究还是在挣扎中醒来,薄薄的睡衣被汗浸湿。
距她咫尺之遥的床铺上,金发青年睁着碧色的双眸呆呆地望向天花板,窗外射来的月光勾勒出了他侧脸干净利落的轮廓。少女张了张嘴想要叫他,思虑片刻还是噤了声,翻过身去。

“你是说,晚上睡不着吗……?master。”
“是呀!罗宾你晚上一直在你那边的床上翻来覆去的不好好睡觉,弄得我也睡不着啦,要不就净做些奇怪的梦。”
立香气鼓鼓地叉着腰向罗宾汉抱怨,后者无奈的挠着乱糟糟的头发。
“就算你这么说,从者是不需要睡觉的啊。那要不然我就晚上出去逛逛……”
“诶—那如果有同样半夜不睡觉的berserker半夜来袭击我怎么办?我不干,罗宾晚上就在这里才行。”
看着一副“反正就要你陪”的直率样子的少女,森林的从者为难地思考着。不论是生前落魄处境所造成的无法安眠的习惯,还是身为从者后不睡觉对精力也不会有太大损伤的体质,都造成了他每个晚上都几乎无眠的度过。只是如果这样会给master带来困扰的话……
“我说啊master,你该不会是做了噩梦害怕到睡不着,想要跑到我床上来一起睡之类的吧。”
以一贯的轻佻语调勾起嘴角凑近少女,罗宾盯着少女的双眼。后者愣了愣,绽开笑容毫不犹豫的点头。
“罗宾愿意的话,可以啊。”
……等等,这个剧本不太对。
对方是未成年的少女,以如此毫无防备的语气说出了这样的话……冷静,罗宾汉,你要冷静……
罗宾后撤了两步扯下斗篷的兜帽掩盖住泛红的双颊,抱起双臂以说教的语气开口:
“……master啊,虽说你这么说我还挺开心的…呃不对,身为女孩子还是更有些自我保护意识为好吧?!”
“那种事情我还是知道的……可是我相信罗宾嘛。”
诶嘿嘿。看上去丝毫没有把面前从者的话放在心上,橙发的少女绽开了明亮的笑容。
“还有哦,罗宾你最近越来越像emiya了,各种方面上……”
“哈啊?!可别把我跟那个整天叫唤着正义的近战弓兵混为一谈啊,这样我可一点都不开心……”
今天的迦勒底my room,也是一如既往的和平。

仍然是月光如水的夜晚,闭眼后所到达的仍然是同样的森林。
青年的呼吸愈发急促,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恶化,少女仿佛可以感觉到他的痛楚。
没有人拯救,没有人悲伤。仅仅是,如此程度的存在而已,被抹杀掉大概也不会有人注意。是这样的吗?那就这样的……消失掉也不错吧。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少女试图去否定那个心声,却又在那个瞬间醒了过来。
今天的罗宾面朝墙躺着,身体微微蜷缩,扯了一角被子随意盖在腰部,他似乎是为了不吵到她而在努力试图睡着。但仅仅是在旁边看着就能看出他的睡眠很浅,呼吸不怎么均匀,应该是有一点点风吹草动就能够惊醒的类型。
回想起梦中潜伏着危险的森林,少女苦笑。
那也大概是没办法的吧。

“又没有睡好啊……真是的,这样子我们身为从者也会很困扰的。”
早饭时间,罗宾皱着眉给挂着大大黑眼圈的少女端来了咖啡,少女闭上眼一饮而尽。
“—好苦!罗宾你平时喝咖啡都不加糖跟奶的吗?”
“啊抱歉,忘记了master喝不来这样的咖啡。”
很明显也是心不在焉的从者大咧咧笑着道歉,立香呼地叹口气。
“真羡慕你们啊,不睡觉也不会不精神。”
罗宾斜眼看向她,以相同的语调叹气。
“倒不如说我觉着能好好睡觉的人类比较好,能有这样的条件睡觉是我从前很向往的啊……可惜现在有这样的条件我也睡不着了,嗨呀,想想还有点残念呢。”
“罗宾也是,想睡也睡不着的那种类型?”
少女露出了有几分意外的表情。罗宾犹豫着点了点头。
“该说是个人习惯还是什么的,大体上算是吧。”
唔—立香托着腮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片刻后突然站起身,反倒把坐在桌对面的罗宾吓了一跳。
“我想,作为主力一直在被我带着全世界跑来跑去的罗宾,晚上也需要好好休息才行,所以就暂定开始'晚上好好睡觉'作战吧!我已经想好方案了,请期待哦罗宾!”
……呃不,看着你那闪闪发亮的大眼睛我就觉着大概没什么好事。
习惯了少女各种匪夷所思鬼点子的青年趴在桌子上冲着对面摆手,一副求饶的表情:
“可别再搞什么麻烦的事了,你不是还有拯救人理这个最重要的任务吗大小姐。”
“休息是为了更好的拯救人理!”
……那看来是没法阻止了,要命要命。
罗宾举起双手。
“我投降,大小姐说得对,谨听君命。”

深夜的森林比之前更多了几分凉意,青年的生命似乎随时将要走到尽头。他伤口渗出的血染红了树下的草丛,吸血的昆虫蜂拥前来。少女拼命地想要靠近他保护他,触碰到的却只有空气。
……想要接近你。
…………想要抱住你。
仅仅是,这样简单的事情。
如果生前一直是孤独一人的话,至少现在想要让你不再孤独一人。
连这样的事情都做不到,我还算什么master啊,真是的。
少女觉着这差不多该是梦醒来的时候了,她却意外的发觉森林并没有从眼前消散。
然而不同的是,她的怀中拥有了实体—那是青年温暖而结实的躯体,心脏在确实地跳动着,奏出令人安心的韵律。
罗宾,真好啊。你在这里。
我也在这里喔。
少女的脸颊贴在了青年宽大的脊背上,感受着青年的体温。梦境给她带来的不安感终于消散殆尽,她沉入了无梦的安眠。

深夜的罗宾恍惚中感觉有谁在后面抱住了他—是master,那灵巧而娇小的身体无疑属于那个少女。有几分被吓到的他刚想开口询问这是发生了什么,却意外的发觉少女似乎并没有醒。……这是类似于梦游什么的吗。
也罢,反正她这几天都没睡好,如果这样能让她好好睡着的话那就……暂且这样吧。
罗宾在一片寂静中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加速不停跳动,突然他意识到什么凉凉的东西贴在了他裸露的脊背上—是少女柔软的脸颊。
犯规了啊,这个。
本以为自己会因此而不安以至于更加失眠,罗宾却在少女的拥抱下感受到了隐约的睡意。最终,他感受着少女的体温同样遁入了睡眠中。

“……???”
“……??????”
二人在次日清晨,面面相觑。
“……哈啊?!我,我怎么会在罗宾的床上……是罗宾你在想些奇怪的事情吧!绝对是吧!”
“哪有啊我冤枉啊master!我什么事情都没干啊我保证!就算人品再差对未成年少女出手之类的这种事情我还是不会……不对,明明就是master你自己跑过来的吧?”
自己跑过来的……?
少女愣了愣。
是啊,昨晚梦中所感受到的切实的触感,原来不是梦。
因为现在的罗宾,就在她的身边。如果太迟的陪伴与拯救能够被接受的话,这样也许不算坏吧。
“……原来如此。对不起呀罗宾,突然就自顾自的这么干了。”
少女挠着脸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不过,你愿意陪我,我很开心。”
她又没头没脑的这么来了一句。
“可以的话,我也希望今后能够一直陪着你—这样就能够好好睡觉了吧。”
“……等,等等,那个,我想,我得考虑……”
罗宾罕见的结巴了起来,满脸的少女般欲说还休。少女笑着打他的胸口:
“什么啊罗宾,一点也不像你。”
“咳咳。我是说啊,那样被其他servant知道也会演变成非常不好的情况了吧,我可不想被清姬之类的追杀……”
突然意识到自己话中歧义的少女,脸颊突然地急速升温,不迭地高声解释:
“……并不是每天都在同一张床上睡的意思啦!”

“虽然那个我也挺乐意的,吧。”
当然,这句话罗宾没有对立香说出口。

评论(3)

热度(107)